村干部咋监督?|天涯杂谈

作者:红糖开水1234·发帖时间:2017-09-14 06:23:35 · 次阅读
 村干部咋监督?



  《人民日报》刊登了《村干部咋监督?》一文。认真看了看,村干部咋监督还是一头雾水,不得要领,看不出到底如何监督。只能让人觉得还是一篇夸夸其谈的官样文章。现我想对村干部咋监督,谈一点看法。
  村民委员会虽小,但也是一个基层行政单位。所以,对村干部的监督,就与对各级政府官员的监督一样,本质上是相同的。
  对政府官员如何监督?首先我们必须弄清楚监督者与被监督者的地位。要有真正有效的监督,监督者的地位必须高于被监督者。当监督者发现被监督者工作不认真负责,甚至有失职渎职等行为时,有权及时制止,和直接或间接处分他们。像五十年代毛泽东掀起大跃进运动,幻想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结果搞成一场浮夸风。彭德怀出于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精神,上书毛泽东,直陈大跃进的种种不妥之处。这可不可以说是彭德怀在监督毛泽东?但由于毛是党主席,彭只是党的一个高级干部,在毛的直接领导之下。彭对毛这种难能可贵的监督,毛不仅不接受,还被毛当成了对他权力的挑战。他听不进彭的忠言,反把彭打成反党头目。给彭踏上一只脚,永远不能翻身了。这怎么能监督好?再如该文中也谈到:“纪委还在调查,被调查人就把举报人叫到村委会臭骂;为了避免打击报复,举报人只能外出打工躲避......”当监督者的地位低于被监督者,甚至还要受被监督者领导时,怎么可能产生真正有效的监督作用呢?
  所以,现在的民主国家,充当监督角色的议会,和作为被监督的政府机关,是相互独立的。不仅不存在议会要受政府领导的事,而且议会的权力比政府还大,政府行政要受到议会的制约。
  再就是必须要弄清楚监督者与被监督者的关系。监督者与被监督者只能是主顾关系。被监督者之所以需要监督,是因为他们是在为别人为公家工作,而不是为自己工作。一个人为自己工作时,需要别人来监督吗?对自己个人的事,谁也不需要监督的。例如一个人给自己盖房子,别人讲百年大计,他可能要求千年大计,希望子子孙孙永远住下去房子不倒,才会心满意足的。当被监督者为别人为公家工作需要监督时,又是否随便找某个人或团体来监督,就行呢?也是不行的。比如我请了很多人给我干活。对这些人的工作,必须有具体安排,工作的数量质量有具体考核等,他们才可能认真踏实为我干好工作的。这些具体措施就是监督。如果我将这种监督权交给别人,他一定会尽职尽责为我搞好监督工作吗?那些给我打工的人工作干好干坏干与不干,关系的只是我这个主人的利害得失,与他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这种情况下,他不仅难以对我高度负起责任,认真监督好打工人的工作。而且还有可能吃里爬外,与打工人沆瀣一气,结成同盟,合伙来挖我的墙角。从中捞我的油水,因为这样对他更有利,得到的好处更多。只有我这个主人,才可能高度重视打工人的工作,认认真真切实把他们监督好。他们工作干好干坏干与不干,真正关系的是我这个主人的切身利益。
  这就不难明白,要搞好对村干部的监督,监督的主体只能是本村村民。而让全村人都来监督,显然也不现实。只能由村民民主选举,选出自己的代表来代替自己监督。所以村民监督委员会成员必须是由村民选举出来的代表组成。而不能由上面指派哪些人担任。但这些监督委员也是在为全村人工作,而不完全是为自己工作,要他们认真负起责任,还必须给他们工资报酬。这就是民主国家议员不仅要拿工资。工资还要高于政府官员的原因。村监督委员有了工资报酬,工作就有了动力。而由于他们是全村人选举出来的,如果不认真干好工作,他们就可能被村民用选票罢免掉。这就有了风险激励机制。于是,他们为了自己的监督委员工作能长期干下去,就只能认真踏实干好监督工作了。
  如此一来,村干部的工作,就有了真正有效的监督了。


  衡阳柏坊铜矿 唐铁云 2017年7月
2017-09-14 11:11:37 回复:
 任何人都不能有法律之外的绝对权力



  戴小明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让权力始终为人民谋幸福》一文中说:任何人都没有法律之外的绝对权力。这本是无需多言的。古今中外有超越法律的绝对权力吗?任何人都是不能拥有这种绝对权力的。但是,在当今中国却特别需要这种言论。而且需要千百万人挺身而出,大声呐喊,形成一个巨大的声场,才能唤醒沉睡的国人,和震慑手握绝对权力的那些人。
  人类自结束原始状态进入文明社会以后,人类社会就成了一个法治社会。有了相对完整的法律制度。人们无论生产生活,一概得依法依规而行。谁也没有超越法律制度的绝对权力了。汉景帝巡视周亚夫军营,按制度规定,没有军队长官的同意,谁也不能随便进入军营。于是汉景帝只能在军营外等待周亚夫的命令,得到周亚夫的许可后方才进入。金太宗好酒,一次酒疯发作之下,偷了国库的银两贩酒喝。不料这事被丞相发现了。按大金法律,非战时不得动用国库银两,违者杖二十。于是,群臣按法律照样打了金太宗二十大板。明嘉靖皇帝意外登基做了大明天子。他感念父母养育之恩,想给父亲皇帝尊号。然而君臣极力反对,他也只得按法律办事,不独断专行给父亲皇帝称谓了。古今中外,谁有超越法律的绝对权力,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法律可以在他手上任意拿捏呢?
  然而,在当今中国权力却可以超越法律,某些人可以拥有绝对权力了。司法机关办案,政府领导人可以干预司法。甚至司法部门还有向政府领导人请示汇报的必要。案件如何办,政府领导人的指示,比成文的法律更重要。并且将政府领导人这种干预司法的行为,称之为正常干预司法。于是当今中国政府领导人对司法的干预,就有了正常干预与不正常干预之分了。所谓不正常干预,则成了政府领导人以权谋私,用权力包庇犯罪嫌疑人的代名词。
  司法机关办案,完全当以法律为准绳。怎么能受政府领导人的干预呢?如果政府领导人认为法律不完善,需要修改,增删改添,可以向立法机关提出建议,让立法机关对法律进行修改。怎么能对司法机关作指示下命令,以取代法律呢?法律是政府领导人可以随便改动的吗?政府领导人干预司法,对司法机关办案人员指手画脚。其实是一种违法行为。把自己手中的权力当成了超越法律的绝对权力了。这是不难理解,人人都能明白的。
  为什么当今中国出现了政府领导人干预司法的情形?这与我们现行体制是有着直接关系的。我们现在将政府行政与司法等权力集于一体。这样一来,政府领导人自然就有了干预司法的权力。只好称之为正常干预司法了。于是,干预司法这本来匪夷所思的不正常现象,在当今中国就成了必然的正常的现象了。政府领导人可以理直气壮地干预司法了。这其实就是对权大于法的认可。
  这就不难明白,要杜绝权大于法的现象,不让任何人拥有法律之外的绝对权力,做到任何人都没有法律之外的绝对权力,不改革现行体制行吗?也让人怀疑,戴小明们口口声声,任何人都没有法律之外的绝对权力;却又极力阻挠政治体制改革,把行政与司法等权力分开,说成是西方资本主义民主;高度集权的专政才是社会主义民主。是他们弱智,愚蠢透顶;还是他们把老百姓当成了可以随便忽悠的弱智?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明明是白的,可以说成是黑的;明明是不好的东西,却要惊为天人。中国历史上有指鹿为马的典故。但这多少有点赵高跟别人开玩笑的味道。同时鹿也好马也好,到底都是动物,搞错了也无关紧要。戴小明们将白的说成是黑的,不好的东西惊为天人,说得完美无缺。其消极作用,就远甚于赵高的指鹿为马了。



  衡阳柏坊铜矿 唐铁去 2017年7月
2017-09-14 17:35:16 回复:
 驳戴小明的夸夸其谈言论(修改稿)



  戴小明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让权力始终为人民谋福利》的文章。认真看了看。作为炎黄子孙,出于对国家对人民对中华民族应有的责任心,我忍不住要对该文中戴的一些夸夸其谈言论给予驳斥。
  戴说:“要树立正解的权力观.”“思想不纯,权力观不正,把权力当作私有财产,或谋取私利的工具,就会导致有权任性,权力滥用,腐败滋生。”人只能是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无人没有欲望私心。纯正的思想,正确的权力观,不是天生的,也不是凭学习教育就能树立起来的。就如老百姓,要思想纯正,行为规范,关键在于法律的约束。政府官员要思想纯正,权力观正确,不将手中权力视为私有财产,,用来谋取私利,关键在给予权力有效的监督约束。权力缺乏了有效的监督机制,任你天天喊树立正确的权力观,也是没有作用的。权力有了有效的监督约束,就是将权力观这个词从汉语词汇中删去,政府官员也不敢将权力当作私有财产,用来谋取私利的。光谈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有什么意义呢?在中国历史上,哪时在强调官员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而除非昏庸无能的君主当政,官员敢把权力当作私有财产吗?我们现在出现了这个问题,原因全在权力缺乏了有效的监督约束。
  戴说:“强化党内监督,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应着重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强化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充分发挥巡视工作的重要作用。”现在的纪委巡视,跟过去的监察御史制度差不多。监察御史制度能发挥出重要作用,关键在于当时的监察机构与政府行政是分开的。具有独立性,不受政府部门节制。就连政府首脑——宰相也无权干预它的工作。监察御史品级低,却权力大。试想,如果将监察机关划归政府部门节制,监察御史的工作不会受到权力和关系网的干扰,而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吗?我受你领导,你的话我能不听,你的指示我能不照办?同时,同在了一个衙门,关系自然多起来,关系网的干扰又能避免得了?要搞好监督,监督者与被监督者应尽量少些瓜葛。以避免各种干扰。戴对我们现在恰恰存在这方面的缺陷避而不谈,熟视无睹。一个劲空谈强化自上而下的监督,充分发挥巡视工作的重要作用,能如愿以偿;而不会在权力关系网的干扰下,最终虎头蛇尾,一阵风过后,一切照旧吗?
  “二是强化同级之间的相互监督。”同级之间的相互监督,主要应该表现在各级政府部门中上级对下级的监督。这种监督更确切地说叫监管。自古至今政府内部这种上级对下级的监管,是必不可少的。领导人监管各部门负责人,部门负责人监管各科室负责人,科室负责人监管科员,这是必须的。应该说,这是政府内部监管之必须。这不是你戴教授的发明,也无需你来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几十年来,取消了这种监管吗?问题是我们现在政府内部这种监管为何变得软弱无力,黯然失色了?而原因在政府官员人人坐了铁交椅端了铁饭碗,工作干好干坏干与不干没关系了。反正工作总是有的,工资月月要拿的。这种情况下,工作缺乏了动力。工作慵懒散漫,不认真负起责任就是难免的事。政府内部相互间的监管软弱无力,也就是必然的了。戴不谈这些问题,只强调要强化同级之间的相互监督。这监督能真正得到加强吗?
  “三是强化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充分调动起党员民主监督的积极性。”这真是异想天开,想当然。要求下级监督上级,从原则上讲,不合逻辑。在一个行政团队中,只能要求下级服从上级。这样才可能有一个强有力的行政团队。怎么能要求下级监督上级,下级对上级负有监督的责任呢?不错,在过去专制时代,下级监督上级的现象时有发生。巡抚可能弹劾总督,知县可能弹劾知府。这除了个人的自觉性正义感,以及表现自己为官清正刚正不阿,以博取朝庭认可;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都是朝庭任命的官员,谁也掌控不了谁的政治命运。这种情况下,相互监督当然不奇怪。而我们现在的体制,政府官员下级是上级任命的,下级的政治前途命运完全掌握在上级领导手中。这样,下级监督上级,有可能吗?
  戴说:“没有健全的制度,不把权力送进制度的笼子,腐败就难以得到根本遏制。”要“加强权力监督的制度建设,”“加快构建系统完备的权力监督制度体系。”政府官员滥用乱用权力,贪污腐败,是因为没有健全的制度造成的吗?不错,无规矩不成方圆,任何工作都要有制度规范。但制度是要人来实行的。当实行者缺乏了应有的工作责任心时,制度能真正发挥出有效作用吗?何况制度,我们现在多少法律条文都形同废纸。要政府官员手中权力有真正有效的监督,首先必须明确监督的主体。政府官员权力监督的主体只能是国家主人——人民大众。而人民大众都来监督政府官员权力,可能吗?老百姓要养家糊口,哪有时间管得了这么多。唯一的办法是,让他们选举出自己的代表,代表他们履行这个职责。选出来的代表就不要考虑生活中的柴米油盐了?要他们能够干好工作,还必须给他们工作报酬。所以民主国家,议员不仅有工资,工资比政府官员还高。如此,人民代表才可能切实履行好自己的监督职责。政府官员权力才可能得到真正有效的监督。就如那些民主国家,政府官员稍有不慎,哪怕工作上出现一点瑕疵,议员们立即万炮齐轰。看你哪个还敢乱来?忽视人民代表大会对政府官员权力的监督作用,不确保人民代表大会对政府官员权力监督的主体地位,就是建立起再完备的监督制度,让政府官员自己来实行,成为自己人监督自己人。谁能保证制度能得到切实有效的实行?这样,能够真正把权力送进制度的笼子吗?
  戴教授作为政府高层的智囊,面对当今中国官场的诸多乱象,需要的是讲真话实话,而不是夸夸其谈,打官腔说套话。如此,才对得起自己的国家人民,对得起中华民族,也无愧于先人,对得起后人了。



  衡阳柏坊铜矿 唐铁云 2017年7月
2017-09-15 15:10:59 回复:
 谈问责处罚(修改稿)



  《人民日报》刊登了《抓住关键少数实行终身问责》的文章。一看这题目就让人觉得有点官腔套话的味道。法律对违法犯罪的人,尚不实行终身追诉,有个最长时限,超过时间就不再追究了。何况政府官员尤其领导人,工作中是否有滥用乱用权力,不作为乱作为的失职渎职行为,政府政绩如何,人们是心知肚明的。并不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检验才可能看出端倪。就算一项工程建设,效益如何,工程质量达不达标,只要工程验收时都认真负起责任,也是能够发现问题的。并不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检验才能得出结论。对政府官员尤其领导人的问责处罚,应该重在当时。而且,一件事过去了几十年,很多问题想查也查不清了。几十年后来处理,难度无疑会大大增加。这也许是法律对刑事案件设定追诉期的原因吧。我们现在对政府官员尤其领导人工中的失职渎职行为,做不到及时和严格地问责处罚。却大喊要实行终身问责。眼前的责任都追究不了,何谈终身问责,这不是官腔套话吗?
  为什么我们现在政府官员尤其领导人,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很难得到及时而严格的问责处罚了?无论共产党人国民党人民进党人,都是人。是人,做事首先就会为自己考虑。对自己有利的事,则趋之若鹜,人人争着干;对自己不利的事,则避之若浼,谁也不愿意干。同时,人们还会在日常生活中尽量多交朋友,让自己遇到困难时有人帮助;而不愿与人结怨结仇得罪人,邀千人之欢不如释一人之怨。让自己担惊受怕过日子。而对政府官员尤其领导人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进行严厉问责处罚,撤职开除等等,这是多么得罪人的事。尤其是处在我们现在这种不健康的官场生态环境中,人人铁交椅铁饭碗,不严厉问责处罚又没关系,对自己个人利害得失并无影响。你严格按规章制度办事,别人反而不好理解了。撤职开除这类得罪人的问责处罚措施,更没有人愿意实行了。看看那些聘任制公务员,不人人也成了铁交椅铁饭碗?于是,逐渐在人们心目中就形成了铁交椅铁饭碗观念。这种情况下,假设有人要实行撤职开除之类严厉的问责处罚措施,受处罚的人就根本无法接受,认为你是故意跟他过不去,而生出千仇万恨来。谁还敢这么干呢?应该说,不健康的官场生态环境,是我们现在政府官员尤其领导人,工作失职渎职得不到及时和严格的问责处罚,以至人人端了铁饭碗坐了铁交椅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我们形成了不健康的官场生态环境,官员只能上不能下?
  政府官员是为人民办事,就像我们说的是人民公仆。仆人为主人干事,事情干得如何,真正关系的是主人的利害得失。例如政府官员踏踏实实一丝不苟按法律制度办事,对社会上的歪风邪气坚决进行打击,社会上没有了坑蒙拐骗之风,老百姓到医院看病就不用担心被坑,儿女到学校读书就不用担心被骗,日子过得就舒坦得多。只有主人——人民才会高度重视政府官员的工作。才会对政府官员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给予严厉的问责处罚,而不在乎得罪人了。你不好好工作,影响的是我的利益,我还会在乎得罪你,而不给予严厉的问责处罚吗?所以对政府领导人的任免权应该交给人民大众。这样才能保证政府政绩不能让人民大众满意,必然下台。领导人的铁交椅铁饭碗得以打破。如此,首先做到打破了政府领导人的铁交椅铁饭碗。政府领导人为了政府的政绩让人民大众满意,自己不被人民大众的选票赶下台,就必然要对下属官员也严格要求约束起来。必然也要打破下属官员的铁交椅铁饭碗。别人也能够理解了。这是民主国家当选政府领导人组建行政团队时,想用谁就用谁;不用即走人,却没有人因为丢了饭碗而心生怨恨的原因。这样,官员难上能下的健康的官场生态环境就建立起来了。
  我们现在由于政府官员尤其领导人的前途命运没有掌握在人民大从手中,领导人的职务不是由人民大众来决定的。导致人民大众对他们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问责处罚不了。于是形成不了健康的官场生态环境了。导致政府官员人人铁交椅铁饭碗,撤职开除这些激励人们工作积极性责任心最有效的措施,也无人敢实行,必然要在官场销声匿迹了。政府官员尤其领导人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就根本得不到严厉的问责处罚了。
  可我们现在面对官场上问责处罚根本严不起来的现实,不是认真探讨问题的原因。却是唱高调,要终身问责。这何尝同样不是因为工作干好干坏没关系,反正不会受到严厉的问责处罚。因而缺乏了应有的责任心,工作干好干坏无所谓了。于是,耍嘴皮,在打官腔说套话呢?


  衡阳柏坊铜矿 唐铁云 2017年6月
  185
2017-09-15 18:11:26 回复:
 政府官员有一种内在的政治免疫力吗?

  《人民日报》刊登的《提高政治免疫力》一文说:政治免疫力是一种内在的防御机制,领导干部要维护好自己的政治生命,需要不断地提高政治免疫力。这是谵妄之语,作者臆想出来的糊弄百姓的又一呓语,当今官场夸夸其谈的生动表现,当今社会歪理邪说大行其道的一个缩影。必须给予驳斥。
  人有淫荡之心,贪婪之念。看到财富就想拥有,遇到美色就想奸淫。千方百计让自己拥有更多财富,想方设法让自己占有更多美色,皆因人有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之故。政府官员滥用乱用手中权力,贪污受贿,徇私枉法,损公肥私,同样是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作祟的结果。正因为人有天生的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贪污腐败才会成为政府官员的死穴。谁都比较难摆脱的魔咒。
  而且,人的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不仅与生俱来,自然天成;而且是必然的,不可或缺的。如果人无物欲,不想拥有财富,像有人说的视金钱如粪土。大粪多不卫生,谁见到都想作呕,必然避之犹恐不及,不会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了。那人必成穷光蛋。则衣食住行成了问题,早晚会有饿死的一天。这样,人怎么还可能长期生存下去呢?如果人无肉欲,则无鱼水之欢,肉欲之乐。见到异性视若无物了,哪还有性的冲动?这样就没有了生儿育女的可能。人类生息繁衍就成问题。人类则要在地球上消失了。这与上帝造人的初衷是大相径庭的。上帝创造出人类,怎么会愿意这些宝贝消失呢?这不白忙了一场。无疑上帝在造人时会赋予人类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的。人们说,上帝则自然。人有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就是自然规律了。
  人既必须具有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还会存在一种反物欲肉欲的防御机制吗?这是不合逻辑的。上帝赋予了人类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如果又赋予人类反物欲肉欲,且不说这是一场零合游戏,抵消了人的物欲肉欲的存在,同样无法让人类世世代代在地球上生息繁衍下去,有违上帝造人的初衷;上帝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呢?辛苦了大半天,结果等于什么也没有做。赋予人物欲肉欲,又赋予人反物欲反肉欲,让一切重新归零。这不是精神错乱的人才可能做的事吗?万能的上帝怎么会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怪事来?
  这就不难明白,政府官员会因物欲肉欲这些私心私欲驱使,利用手中权力干徇私枉法,损公肥私,贪污腐败的事;他们身上又同时存在反物欲反肉欲,有与物欲肉欲相抗衡的防御机制,自身具有政治免疫力,能有效的阻止他们利用手中权力干贪污腐败的事。正常吗?自相矛盾。这是完全违背逻辑,不合自然规律的。根本立不住脚。
  如何让政府官员走出贪腐的死穴,摆脱贪腐的魔咒?自身内在的政治免疫力,是不存在的。只能靠外力的作用。就是要加强对政府官员手中权力的监督约束。对他们的工作做到奖惩分明,对工作不尽职尽责者严惩不贷。如果工作不能高度负起责任踏踏实实不折不扣地干好;尤其滥用乱用权力,徇私舞弊,贪污腐败等等,则严厉处罚:开除。叫他回家卖红薯。这是最有力有效最触及灵魂的处罚措施。看国有企业员工,由于端着铁饭碗,开除不得。管理起来就特别难。有人工作不踏实,马虎了事,不遵守操作规程,于是产品不合格。你严厉指责后,要求他按操作规程办事。可你一走开,他照样我行我素。你忍无可忍,决定扣他的工资奖金。这时,他却跟你大吵起来,甚至威胁说你要小心一点。你气得七窍冒烟,却也无法可想,变得黔驴技穷了。而这种情况出现在私有企业,管理员只说两个字:开除。立马没人敢不老实了。何谓奖惩分明,这才是真正的奖惩分明。约谈啦,扯扯袖子啦,这也是惩罚,算奖惩分明了?
  只要给予政府官员有效的监督约束,工作真正做到奖惩分明,对不尽职尽责者严惩不贷。官员贪腐的死穴才可能解开。官场上贪腐之风才会得到有效遏制。官场上严重的贪污腐败现象才会不再存在。



  衡阳柏坊铜矿 唐铁云 2017年6月
共收到1条回复
我在飘零_cosmos · 2017-09-14 12:47:07 #1楼
 
  唐骁虽然感觉唐敏太丢人,但现在他说什么都不能扔下唐敏不管。 “也不一定是,这个只是我路上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