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李长志在开封监狱在押一个月死亡正常吗|天涯杂谈

作者:ty_131962247·发帖时间:2017-09-14 06:18:50 · 次阅读
 我们是李长志的亲属。李长志,男,58岁,双腿高位截肢残疾人(戴全假肢),户籍地河南省通许县双楼村。2017年7月中旬入开封市监狱服刑,于 2017年8月11日发重病(出血量达59毫升重型脑出血)后死亡。从入狱到发重病前后仅1个月左右的时间。

  监狱与家属的主要接触

  监狱是一个封闭的单位,外人无法知晓里面的各种情况。李长志入狱后,监狱与家属有过以下接触:

  1、家属邮寄给开封市监狱保外就医申请。李长志刚被判刑时,家属以李长志身患双腿高位截肢残疾为由申请监外执行,开封市监狱以不符合办理条件为由直接予以拒绝。后家属邮寄给开封市监狱,开封市监狱拒绝签收材料。

  2、李长志告知家属监狱正为其办保外就医手续。服刑期间,李长志通过监狱与家属通过一次电话,他讲监狱里正想办法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3万元办好。

  3、李长志告知家属受到虐待等事。7月28日,家属被允许探监一次。探望时间很短。李长志是双腿假肢全被卸下、由他人背着到家属跟前的。他人看着瘦了不少,精神面貌远不如前,讲几句话后泪流满面给家属讲:监狱一顿只给半个馒头吃,其他啥也没有,怕吃多了他们背我上厕所麻烦。他还指着监狱里另外一个人说:“这个人很孬种,净整我。”李长志还问外边的事跑的啥样了,他又提到里面有人正为其整监外执行的材料,整好后收3万元左右,要舍得花钱。家属讲让整呗,整好后家属去送钱。

  4、监狱透露李长志在狱中经常输水。8月1日给孙队长发信息,他透露监狱每天背着给李长志输水,他还讲李长志“住院都住到走了,省事了。”

  5、监狱通知家属李长志生病。8月11日11点42分,监狱电话通知家属李长志病了,要求家属到医院。经追问监狱告知家属,上午9点多狱警与其谈话,谈到中间狱警出去换手机卡,回来后发现李长志晕倒,同时伴有呕吐和尿裤症状,监狱方面给予输液治疗,输水有半瓶多,发现效果不好,及时转送外面医院。12点多家属赶到医院。下午15点左右医生告知李长志脑出血量达59毫升。

  6、监狱要求家属办理监外执行手续。8月12日晚,李长志仍昏迷不醒,在重症监护抢救,头上被手术破洞,浑身插满管子,医生告知拔掉呼吸机人会立刻断气。此时,监狱突然通知家属赶快办理监外执行手续,讲若不办理,等几天还要回监狱服刑。家属本能拒绝。

  7、监狱告知家属李长志服刑及发病等情况。在李长志发重病在医院抢救期间,监狱管守人员与家属有过多次谈话交流。监狱方面透露,平常其他犯人出去,李长志是放在圆墩凳子上坐着的。此时,对于发病时的情况,监狱方面有多个版本的描述。

  8、监狱阻挠正常调看监控录像。监控录像是获取监狱管理信息的最直接方法。李长志死亡后,家属要求调看监控录像,监狱以需要走程序为由阻挠正常调看。经长达一整天的“走程序”让看时,又告知家属只能看李长志一个人吃饭、睡觉的监控画面,其他因涉及他人隐私不能看。

  9、监狱欺骗家属进行所谓协商。2017年8月25日,经家属追询,监狱同意与家属协商。监狱要求家属到监狱去谈。家属没办法,尽管再不方便,也只能远途到监狱安排的地点。在现场,在未解释原因未作出说明的情况下,擅自对家属进行录像、对人随意照摄。谈判内容出乎家属意料,监狱只讲自己没有责任。

  家属对李长志死亡的分析意见

  监狱的逻辑并不严密。李长志最后系重型脑出血死亡为不争事实。但关键是重型脑出血的发病原因。如其发病前未受不良强烈外来刺激(如虐待、殴打、侮辱)、且又得到了正常控压药物治疗,发病时得到了及时妥当的治疗,其仍然死亡,则家属心服口服。监狱方面在未公开任何证据,拒谈其管理情况的情况下,以医生讲李长志系脑出血死亡为据为自己的行为开责,逻辑存在漏洞。

  监狱应当公开关键证据。李长志被关进监狱后的实际情况,监狱方面掌握着全部的信息,外人无法知晓。事发至今,监狱一口咬定自己无责任。其以涉及其他人隐私为由拒绝公开李长志与他人在一起的监控录像证据,拒绝解答家属疑问。家属认为,只有这些证据才最可能反映发病前他是否受到了诸如虐待、殴打、侮辱等情况。监狱方面以保护他人隐私为由拒绝公开关键证据没有道理。

  监狱的做法留给家属一定的想象空间。监狱内如确能做到人性化管理,对诸如李长志这样入狱时有高血压的犯人进行了定时定量的药物控制,发病时给予及时妥当的治疗,无疑会极大地降低发病死亡率。从发病较短的时间因素分析,如其确属自然死亡,则似可将其在开封监狱这个特定地点死亡看作是一种巧合,开封市监狱无疑当属“幸运者”、但从入狱到发病较短这一时间因素、监狱拒不公开关键证据以及探监时李长志所说的话考量,确实无法排除另一种可能。李长志作为一个鲜活的生命,已经消失,地点是在开封监狱这个特定地点,时间是在入狱后的很短时间内。无鬼不怕鬼敲门,监狱方面以涉及其他人隐私为由拒绝公开死者与他人在一起的监控录像证据,拒绝公开其所掌握的全部证据,仅仅一口咬定监狱无责任。这种做法很难不给家属留下一定的想象空间。

  监狱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避免危及犯人生命健康。进监前李长志体检高血压,家属提出监外执行,被法院、看守所、监狱拒绝。拒绝,从法律程序上,至少说明进监时李长志的身体是符合关押条件的。尽管如此,无论如何,对其体检结果以及家属的申请,监狱方面都应引起足够重视,并采取适当合理措施进行应对,防止出现危及生命健康的事件发生。

  李长志有基础病监狱仍应担责。抛开李长志死亡事件不谈,可以设想一个案例,能够说明监狱的责任是不应免除的。假如,某人体检有病医生告诉次日会死,另一人却在今天将其杀害。依法律,杀人的人就要偿命,其不能以前者本来次日会死为由不担责或少担责。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杀人行为却直接造成了他人的死亡,且尽管医生告诉前者次日会死,但事实上次日其也并不必然会死。监狱方面以其本有高血压病就不负责任的说法站不住脚。

  对监管部门不应放任。尽管李长志是严重残疾人,但他还养活着一个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他还是一个孝顺儿子,赡养着一个近90岁的老母亲。出事后,他的儿子成了无人照管、无人供养的孤儿。家属一朝相忍,损害的是这个不幸家庭的个体利益。但是,对监管部门放任,损害的将是国家的整体利益和我们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

  “乌纱帽”不应是第一位的。辛辛苦苦奋斗几十年戴上的“乌纱帽”,一旦被摘下,固然可惜。我们似也理解开封市监狱内保“乌纱帽”的急切行为,但出事后将总将“乌纱帽”摆在第一位,是不称职的思维。出事后,死者已不会讲话陈述情况和为自己辩护,因此管理与被管理之间发生了什么情况,我们不得而知。监狱是一个封闭单位,掌握着全部的监管信息。开封市监狱应本着对死者、对家属和社会负责的态度认真解决问题。首先要详细进行内部调查,并将调查项目、调查过程、调查结果书面告知家属,同时要公布完整的监控录像供家属核实,耐心解答家属的疑问和切实排除家属的疑虑。在查清事实、解除疑虑的基础上,双方经协商解决问题,才是正道。毕竟,一个鲜活的人交给了你,在你监管的短期内就出事了,现在你却什么都不做,仅一口咬定无责,性质只能是没有道理的强权。

  家属对监狱其他方面的分析意见

  脱离群众,官僚作风高高在上。在我们国家,官与群众是鱼水情、鱼水供、鱼水拥的关系。日常工作生活中,应如一家亲人般相互关怀爱护。监狱无疑是“官方”,出现类似于本文的问题,不管有无责任,首先姿态应放低,给予家属必要的尊重,向家属道歉或至少做类似于道歉的安慰等工作。因为在解决问题之前,其他都不讲,人在你这里出事总是事实,家属受到了伤害也总是事实。这方面的工作,开封市监狱至今是空白。不仅如此,我们似乎感觉到,开封市监狱个别人以死者身份为犯人、犯人多该死进行内心定位,准备草草应付解决死人问题。从所周知,犯人的生命健康权同样应受尊重,未经审判,谁也无权随意侵害犯人健康和剥夺犯人生命。开封市监狱个别人还基于同样的心理定位,自始视家属为异己和敌人,本能进行排斥。

  推托、掩盖管理责任。李长志已经死亡,他已不再会为自己陈述和辩护。但如上所述,在家属探监时他人看着瘦了不少,精神面貌远不如前,他哭诉监狱一顿只给半个馒头吃,还哭诉指认监狱有人整他。无风不起浪。我们宁愿相信李长志不是撒谎,因为在家属探监时其撒谎似没有必要,撒谎也很难得到什么好处。客观地分析,李长志是双腿被卸下与正常人混关混住关押在一起的,关押当时正值37-38度高温季节,监狱一间房关有20多个人。混关混住、虐待、无助,加上高温和拥挤,很难想象会不出问题。

  在李长志危重时刻监狱欺骗、威胁家属。在2017年8月12日晚李长志危急、医院紧急抢救的时刻,监狱欺骗、威胁通知家属办理监外执行手续,告知家属若不办理,等几天还要回监狱服刑。家属本能拒绝。应当说,至少在当时的情况下,全身插满管子,几乎完全靠呼吸机呼吸的人,等几天还要回监狱服刑的通知是幼稚的,目的是不可告人的,行为是不善良、不道德的,对残疾人家庭及其亲属是不负责任、残忍的。更有甚者,监狱随后又还背着留守医院的李长志家属,到李长志老家,找到李长志年近90岁的老母亲谈有关问题,而完全不顾老人是否知情、身体能否抗得住打击等实际情况。此后老人有两天也都不思茶饭,这让子女担心吓得要死。对此,家属认为,监狱的所做所为极其不妥。

  监狱不尊重家属随意录像照摄。监狱与家属无隶属或管理关系,双方因李长志死亡问题可以说是凑成了临时解决问题小组。双方无疑是平等尊重与协商的关系。监狱无视家属尊严,无视家属存在,在事先未有任何解释通知的情况下,随意对家属进行录像照摄,缺乏起码的为人处事常识。

  监狱采取措施拖延。监狱处理这方面问题轻车熟路。2017年8月25日的协商名义上是监狱邀请家属进行协商。但在现场,监狱一方拒谈其他,只是向家属宣读文件,讲解法律,分析行为后果,致使协商成了一方对另一方的威胁、教育和劝诱。对协商无果,监狱负有完全的责任。如此,家属会善罢干休?

  家属的顾虑

  李长志作为一个鲜活的生命,已经消失。其直接后果是:1、妻离子散,家庭解体。李长志是残疾人,前妻与其离婚,留下13岁的儿子与其一起生活,后来找到女友小梅照顾其起居,他们3人组成一个至少表面还算完整的家。小梅知道李长志生重病的情况后离家而去,目前家里留下只剩下一个13岁还不完全省人事的孤儿。2、老小无依无靠。李长志出事,孩子失去了精神寄托和物质依靠。老母亲现在还被隐瞒着不知情况,她不会想到自己心爱的儿子已不在人世,再也得不到这个孝顺儿子日常跑前跑后的悉心照顾。3、孩子的教育管理尤其是吃饭成为现实急迫问题。李长志死亡后,家里再也没有人对其进行管理和教育。孩子正处于叛逆期,下一步如何对其进行教育和管理,尤其是如何处理日常吃饭问题,成为摆在亲属面前的大问题。4、出现一个新的社会安全隐患。李长志死亡后,家里剩下的这个13岁,他还不完全省人事,这个年龄的孩子正“一根筋”,问题如处理不好,一旦仇恨的种子在脑海中沉淀固定,日后则有可能转为对人、对社会的报复。他自己已多次讲,我要报复监狱这些人。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社会安全隐患。

  家属的信访上访请求

  家属的上述分析应当说合情合理,开封市监狱仅一口咬定无责而拒绝按理出牌,拒绝应有作为的行政强势,以及由此带来的双方长时间僵持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为此,家属要求上级有关部门和尊敬的领导介入过问,尽快解决问题:

  1、公布完整的监控录像。李长志被关进监狱后的情况,监狱方面掌握着全部的信息,外人无法知晓。目前监狱只讲自己没有责任,未出示其掌握的所有管理期间的证据,没有说服力。人命关天心和无鬼自不怕鬼敲门,监狱以需要走程序为由拖延,以涉及其他人隐私为由不让调看,没有道理。应当公布完整的监控录像。这是对死者及死者家属的应有尊重,也是对社会负责。

  2、解答家属疑问。管理与被管理之间发生了什么情况,家属有知情的权利。监狱方应当如实解答家属的疑问,如有疑问歧义,应当作出对被管理方有利的解释。任何指使医疗、医生、内部工作人员推脱责任、篡改数据等行为都是不道德不负责任应当受到谴责的。

  3、经济赔偿。暂不谈其他,至少李长志是鲜活进监的,是短期在内在监狱死亡的。将其理解为一种巧合或者监狱方面的“好运气”的思维,不应是行政法正当思维。家属探监时其双腿是被卸下的,其指认监狱内有人虐待他。应当认为,这些不是他编造出来的。监狱没有责任的说法站不住脚,应当给予经济赔偿。

  4、处理、教育“问题官员”。处理、教育“问题官员”是对死者的交待和尊重,更是对社会尤其是子孙后代的负责。监狱是教育改造犯人的地方,更是讲人道人性法治的地方,也是和谐群众与监狱官民关系的敏感地方,任何对虐待行为视而不见,甚还亲身参与的行为,任何掩盖事实真相或指使他人掩盖事实真相的行为,任何对群众利益漠视或者各种高高在上的行为,都是对群众的敌意短视行为,也是渎职等不可饶恕的违德违法行为。

  5、平等平台协商。协商是需要场地场景的。一方到另一方的场地上进行协商,本身就会对客方的心理和行为产生不利影响。在对客方不利的监狱场地进行协商时,监狱方面更应使出诚意和尊重。前期监狱工作干警高高在上和拖延、以及未经准许不讲理由对家属随意进行拍摄、照摄。这些都只能增惹群众反感,无助于问题解决。

  6、赔礼道歉。赔礼道歉是对家属的精神安慰,更是官员自我教育管理的手段。官员应当为自己的有意无意失职行为负责,给家属一个满意的交待,向家属赔礼道歉。

  家属对监狱残忍虐待残疾人、渎职和非法收受礼金的报案

  因监狱涉嫌残忍虐待残疾人、渎职和非法收受礼金,现家属正式报案。希望有关部门深查:

  1、监管失责,造成严重后果。李长志双腿高位截肢,进监前又体检高血压,既然未予监外执行,对其病情监狱就理应引起足够重视,并采取适当合理措施进行应对,而不能以其身份为犯人就可以放任。而且监狱内部讲每天背着给李长志输水。如此属实的话,说明监狱应当早就知道问题比较严重。对此,监狱内部是否进行了层层上报手续,层层上报后是否采取了相应的妥善处理措施。更重要的是,在李长志发病后,监狱方面对李长志发病前后的情况描述出现多个版本,家属至今不知晓哪个版本是真实版本以及监狱以哪个版本作数。因监狱方面掌握着全部证据,按照行政基础理论,举证责任在于监狱,在行政方提供证据证实事实相反之前,推断监狱对李长志身患重病采取措施不力和渎职合理合法。

  2、残忍虐待残疾人,剥夺残疾人最基本的人权。(1)卸双腿。在探监时家属亲眼目睹他是由他人背进来的,他的双腿假肢是全被卸下的。应当认为,无论出于何种目的考虑将其双腿卸下,都无法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对于双腿高位截肢而言,假肢是能够帮助从心理上接近正常人,从生理上进行日常生活包括监狱生活的基本手段。卸下双腿,将残疾人置于无助和不能自理的境地,无疑是对残疾人心理和生理的双重虐待,剥夺了残疾人的最基本人权。监狱不应以任何理由为自己进行辩护,没有看管条件应当创造或者采取其他措施。(2)放圆墩。对常人而言,圆凳子是休息工具。因为他的腿能靠地,他可以歪可以扭。但对李长志这样的残疾人而言,卸下双腿,那么热的天,吃的又少,再放在圆墩凳子上,左右前后无依无靠,脚部不着地,不能歪不能扭,稍不注意就有摔下去的危险,无疑是刑具。(3)混关混住。将残疾人与正常人混关混住,再将双腿高位截肢残疾人的假腿全部卸掉,其情景以及该情景对残疾人心理和生理的影响不难想象。

  3、拒对符合条件的李长志办理监外执行。《罪犯保外就医疾病伤残范围》规定,双腿高位截肢可以监外执行。李长志系双腿高位截肢,符合保外就医监外执行条件,加上其高血压。监狱却拒绝家属的保外就医申请。服刑期间,监狱自述经常给李长志输水,如此属实的话,则监狱应当及时评估其生命健康风险,采取及时变更服刑方式等措施进行应对,否则,出现死亡事件,监狱难逃涉嫌渎职的法律责任。

  4、监狱干警企图进行肮脏的监外执行交易。7月28日家属探监时,李长志问外边的事跑的啥样了,他讲里面正在整监外执行的材料,整好后收3万元左右,要舍得花钱。家属答复整好后告知家属,家属去送钱。表明监狱管理不严,内部有工作人员企图进行肮脏的监外执行交易

  5、违反政治工作纪律,非法收受礼金。监狱工作人员违反政治工作纪律,非法收受家属礼金(具体情况暂略)。队伍纪律不严,出事当属必然。

  目前,各部门都推托。如,省信访局让去找监狱的上级主管部门。省监狱管理局讲开封市监狱不归他们管。市政府讲事情不属于他们管。找检察院驻监狱办事处,监狱不让进门,监狱门卫打电话告知人不在里边等。家属难找地方维权,但一定会抗争,因为这是家属的切身利益,更是对监狱残忍对待残疾人的强烈不满、对官僚作风的无比仇恨。
  联系人:李瑞丽,电话13781195406


  2017年9月13日


共收到2条回复
小狼外公焉 · 2017-09-14 07:51:53 #1楼
>  
  
冤民无泪2018 · 2017-09-14 10:09:43 #2楼
 帮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