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榆林产妇之死要多问几个为什么|天涯杂谈

作者:零电压·发帖时间:2017-09-14 00:51:14 · 次阅读
 榆林产妇之死,是很特别的公共事件,关于其后续报道,只是处分当事医院有关人员,意在对院方相关秩序管理松散的追责,其实这离事件的真正警示意义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这个事件与一般意义上的公共事件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是突发事件,人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纠正错误,进而挽救那一对母婴本不该被剥夺的生命,然而错误却被一再延续,本不该发生的悲剧发生了。
  人命关天,即使事件热点温度已经减退,一切都将消失在忙忙碌碌的社会生活中,很快就会被人们淡忘,但这件事的教训总结很不到位,问题并没有说清楚,在追悼亡魂同时,有必要做重新探讨,不然类似悲剧有可能再次发生。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产过程常常伴随着剧烈的痛苦,这是常识,但痛苦要划分为两类,第一类产妇本人有足够的精神支撑,对产程充满自信,为了新生命的诞生,痛苦在所不惜,事实上现代医学科学技术也足以为产妇提供自信力量源泉;第二类是所有技术手段已明确顺产此路不通,产妇也已知晓全部,在此种情况下不能按照医院提供方案实行剖腹产,产妇精神就会崩溃,这时候宫缩阵痛已经不是新生命的伴奏曲,而是死亡进行曲。
  问题出现在家属签字这一环节。
  先说家属。这个家属为什么只能是丈夫而不能是女方父母?难道女方直系不能算是亲属?难道他们被无端剥夺了此项权利?
  再说产妇。有清醒的自主意识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而一定要征求他人的同意?产妇明明知道只有医院方案才是唯一解决问题方案,在医院和产妇双方同意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按此方案执行?如果出了问题,产妇在同意手术书上只要承认自己承担一切责任,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医生,从合同法解释,这是完全成立的,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不与产妇生命权直接关联的第三方来签字同意?如果有经济因素在其中,经济因素要让位于生命权因素,要特事特办,其余再协商解决,产妇及其亲属共同努力,经济问题应该不是问题,既然各个方面都有足够克服的的理由,为什么产妇的意志得不到体现?
  最后再说产妇丈夫。有关的一切,医院一定履行了告知和说明义务,产妇丈夫拿不出任何反驳的的理由,只是一再坚持顺产,他之所以无法反驳,是因为院方是正确的,既然正确,为什么一定要屈从于错误主张?
  家属签字这一环节必须改进。
  法律也要支持对家属签字这一环节的改进。
  这个环节要允许变通,不能过分刚硬,要有硬砍实凿的条文既能坚持原则又不能被原则所束缚,要不拘不离。
  现行做法是懒政。
共收到2条回复
15537442031 · 2017-09-14 10:01:20 #1楼
 http://blog.sina.com.cn/u/6028743242 帮你顶顶呀啊1!
包布桐 · 2017-09-14 11:57:24 #2楼
 楼主,都14号了。请了解完事情经过再来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