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法院枉法判案,一起案件9处错|天涯杂谈

作者:崔书玲·发帖时间:2017-09-13 22:45:26 · 次阅读
 泉州法院枉法判案,一起案件9处错
  尊敬的马院长:

  您好!

  在您百忙中再次打扰您,请您多多包涵!

  我叫崔相石,是河南省叶县廉村镇前崔村村民,为我儿子崔书阳的冤情,再次向您求救,请您为他伸张正义!

  我在我们村村干部的帮助下,拿着惠安法院的判决书(2016闽0521刑初358号)、泉州中院二审裁定书(2016闽05刑终1191号)、律师辩护词,到镇里、县城请教了多位律师和法官,均认为判案违法。

  一、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竟成了敲诈勒索罪。《刑法》274条“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式,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他们几个把强行索要钱财交给上级“芳姐”购买“天狮”传销品,并没有非法占有这些钱财,也没有占有的企图,却被判敲诈勒索罪。类似案例(2012)瀍刑初字第90号、(2015)金婺刑初字第1344号等,还有一位律师为芦志鹏写的辩护词(网上可查),都证明逼迫人买传销产品,不符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个条件,不属于敲诈勒索罪。

  二、拿钥匙但无权开门却成了管理者!在一个12人的传销窝点,崔书阳当了不到一个月管家,负责看管钥匙。从一审判决书P20倒数第8-6行谢永辉供述“平时谁要进出都要经过主任阮绪炼同意并指示崔书阳才可以开门”,可以看出主任阮绪炼对崔书阳不信任、不放心。试想一个单位拿钥匙、看大门的,连开门的权利都没有,算单位的管理者吗?如此管理者,普天之下,能找到第二个吗?他们同案的郑**女士出狱后曾和我们联系过,她说“崔书阳老实、矮小、不打骂人、和人不争执,遇事老向后站,入伙时被骗钱较多,所以让他拿钥匙管内勤,反正没工资、没补贴、没好处费,没人愿干。”

  三、崔书阳没有参与主要犯罪活动却成了主犯。本案主要事实是于浩杰等传销成员非法拘禁田永杰、徐建国,并逼迫田永杰卖掉股票、借钱买传销产品、加入传销组织。一审判决书于浩杰、王伟、阮绪炼的供述:商议、决定和卖掉田永杰股票、决定和逼迫田永杰向朋友借钱、支取田永杰钱是于浩杰、王伟、阮绪炼3个人,并非崔书阳:一审判决书P13第7-9行于浩杰供述: “其(于浩杰)拿走田永杰手机,将剩下的股票全卖了。后来其将70000元拿给王伟。庭审中,被告人于浩杰供认是其和王伟、阮绪炼商量让田永杰卖掉股票的。”同页第13-16行王伟供述“非法拘禁田永杰期间,于浩杰、阮绪炼对其说田永杰有炒股,股票资金有50000元。其和于浩杰、阮绪炼商量让他买股票,并让他叫他朋友汇30000元过来。之后,他们布置阮绪炼去做。”倒数7-4行王伟供述“卖完股票后其将70000元拿给田永杰看,让他签名表示自愿加入传销组织。之后,其将钱交给上级‘芳姐’。11月7日,其发现田永杰的卡内汇入10000元,取出10000元后,让郭全强和张宗威拿8400元到租房给田永杰看。随后,其有将8400元交给上级‘芳姐’。”判决书P14倒数7-6行阮绪炼供述:“之前,其了解到田永杰炒股,遂向周老大(于浩杰)汇报,周老大叫其让田永杰把股票卖掉,把钱拿出来购买他们的产品。”崔书阳是在别人的指派、监管下,站在旁边帮忙打杂,随声附和,说了威胁受害人的话,“崔书阳还威胁田永杰不要慢慢搞,越快越好。”(P19第16-17行,谢永辉供述)。

  四、判决书前后矛盾。一审判决书中,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证人证言:别人“指使” 崔书阳6次、“叫”他5次、“安排”他3次、“指派”他一次、“打电话给管家崔书阳叫……”1次。这应该能说明他常受人指派、被动行事,判决书却又说他“行为积极主动”,前后矛盾,不合逻辑。

  五、崔书阳没有殴打、侮辱过受害人却比殴打受害人的判的重。一审判决书中所有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都没有提到崔书阳打骂过受害人,也无其他证据证明崔书阳殴打、侮辱过人,被判1年10个月;而殴打过受害人的梁韩宇、牙廷华、谢永辉、陈克安、胡序平分别被判非法拘禁罪1年3个月和1年2个月。不合情理,违背《刑法》238条规定非法拘禁罪“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的规定。

  六、本是传销案,却不按传销罪,硬扯上敲诈勒索罪。

  七、对犯罪嫌疑人抓小放大。这本是一起传销案,按国家政策、法规,应重点打击传销的策划者、组织者、领导者等主要头目,对于其他成员应以行政处罚、批评教育为主。但执法人员对传销组织的策划者、组织者、领导者、把钱拿走的上级“芳姐”、 “ 不认识的一个主任”、郑老板、培训师等网开一面,连强迫被害人购买传销产品的78400元钱也不追回,而是“责令被告人于浩杰、王伟、阮绪炼、崔书阳、谢永辉、陈克安、胡序平共同退赔款项人民币78400元给被害人田某。”(《二审裁定书》)他们几个入伙时,被骗的钱也无人过问。他们位于传销金字塔网络的较低端、或最低端,是工具、走卒、打手、苍蝇,就连主任阮绪炼也是仅入伙5、6个月的新成员,却被罗列罪名,严加打击。不知执法者是在打击传销、或是保护传销?其实他们几个也是受害者,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在复制过去被骗入伙的经历。已出狱的郑**说:天天听洗脑课,讲课说从事的是合法的直销不是传销,还庆幸自己找到了发家致富的捷径,天天编织着发家的梦想,认为拉人入伙是帮人发财。出事后,才知道是传销,犯法了。他们几个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贫苦的农民工,文化程度低,辨别是非能力差,都是初犯、偶犯。如果他们不是不幸被骗入传销团伙,应该至今还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假如我们是他们,我们会不会和他们一样呢?只是我们比他们幸运。我们的社会是不是该给他们这些不幸的人一些同情、关爱和温暖?

  八、二审不开庭,律师不知情就草草结案。《刑事诉讼法》第187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刑事诉讼法》第223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的,应当讯问被告人,听取其他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崔书阳的亲人聘请律师上诉,上级法院理应开庭审理,可泉州中院不但不开庭审理,而且在律师不知情的情况下,草草结案维持原判,剥夺了当事人和律师的合法权益。(狱警通知崔书阳亲人“已维持原判”后,问律师,律师说“我不情楚,得问问法院。”)

  九、一审判决书至今未在法院裁判文书网公布,二审裁定书在7个月之后的2017年7月2日才上传到法院裁判文书网。2014年最高法院要求“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裁判文书均应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2016年8月29日,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本着“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的精神,确立了“依法、全面、及时、规范”的裁判文书公开原则,要求从10月1日起,“除确实不宜公开的内容外,人民法院作出的所有裁判文书均应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这从制度层面确保了裁判文书公开工作不留死角。”该案不存在青少年犯罪、也不涉及青少年、及个人隐私等不易公开的内容。

  由于法院枉法冤判,把我这个贫困的家庭逼到了绝路,——我早些年下煤窑累伤了身子,常年肩膀疼、右臂肘上部位肌肉萎缩、胳膊伸不开、腿疼,妻子智障、无生活能力;前几年就靠儿子初外出打工维持一家人生活,儿子出事后,靠政府救济,乡邻、亲属帮助、周济勉强度日。尊敬的马院长,您是善良正直的,是老百姓的包青天,因冤致贫,肯定不是您愿看到的,求您怜悯我们,给孩子伸张公义!

  2017年6月16日,我曾给您邮寄了上访信和申诉状,不知收到没有?7月,我又在最高法院网给您发了申诉状和两封上访信,可能是您工作繁忙,还没顾上回复。不知您看到没有?求您在百忙中抽出片刻时间,过问下崔书阳的冤情,为他主持公道!谢谢您!

  此致

  敬礼!



  崔相石稽首13383954967

  河南省叶县廉村镇前崔村

  2017年9月12日
共收到1条回复
yg369a · 2017-09-14 11:26:07 #1楼
 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竟成了敲诈勒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