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长葛99级中师生何时才能安置工作?|天涯杂谈

作者:空谷幽兰666666·发帖时间:2017-09-13 21:09:25 · 次阅读
 尊敬的 领导:
  我们是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1999级中等师范毕业生(简称中师生),当年为了积极响应国家政策,本着教书育人奉献教育事业的目的上了师范。按照当时政策入学并毕业后我们失去了一切。我们99级毕业生要求政府职能部门给我们分配工作,因为我们的条件和98届是完全相同符合相关文件精神。申诉依据如下:

  一、 我们的诉求:
  1.还我们事业编制工作,在2017年内安排公布强烈诉求的99级学生的事业编制工作;工资待遇按相同工作年限的平均水平予以发放,工资纳入省、县、市全额财政拨款的财政体系;
  2.成立河南省许昌籍1999级督办组落实情况。

  二、1999级中师毕业生属于工作安置范围证据:
  1、根据1997年12月25日国家教委、国家计委下发《国家教委、国家计委关于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并轨改革的意见》中,明确提出:
  (1)1998年全国大部分省市都要实行招生并轨改革,最迟到2000年,全国基本实现新旧制度的转轨。说明1998级、1999级师范毕业生情况一样都属于中师并轨改革过渡时期。
  (2)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并轨后,不再实行国家任务计划和调节性计划(含委托培养和自费生)的计划形式,统一实行一种招生计划,并统一录取标准,学生缴费上学。而我们99级就是委托培养班,这说明1998级、1999级师范毕业生都属于中师并轨改革过渡时期。
  2、1998年4月27日,河南省教育委员会、河南省计划委员会联合下发了《关于我省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并轨改革的意见》(豫教计建字〔1998〕48号),该《意见》第七部分规定:普通中专并轨生毕业后……中师毕业生仍由各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按照培养目标安排到教育教学岗位任教。
  3、1998年6月2日,河南省教育委员会做出《河南省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并轨改革宣传要点》的通知(教职字〔1998〕268号)附件第一项中“我省从1998年起,省属普通中专全部实行招生并轨。”说明招生并轨改革是从1998年开始,并未指出1998年就结束; 第四部分规定:招生并轨后对师范和农、林、水等艰苦行业招生并轨后…….中师毕业生仍由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培养目标安排到教育教学岗位任教。”政府机构已经为他们98级分配工作。这充分证实政府机构也认可河南省教育委员会、河南省计划委员会【1998】48号文件及河南省教育委员会【1998】268号文件合法有效。我们99级和98级既然都属于中师并轨改革过渡时期,这些条文说明我们99级也应该分配。
  4、1999年的豫教计建字〔1999〕42号文件中的第五条提到“今年普通高等教育和普通中等专业教育的学科及专业招生计划调整力度较大,尤其扩大了本科层次、工科专业等招生规模,压缩了中专层次的师范、医疗、政法、工商、税务等主要为财政供给经费岗位培养人才的招生规模,具体落实工作任务较重。”这句话充分肯定了1999级中师生依然属于毕业后应分配的范围,这和〔1998〕48号和〔1998〕268号文件精神是一脉相承的。
  5、豫政办【1999】59号文件中第三项提出对“并轨”前招生的定向(委培)生,属于国家下达计划的,毕业后原则上仍按原委培协议和原定就业方向安排就业。”文件下发日期是1999年9月13日,那时我们已经在师范学校入学,这就更说明1998级、1999级师范毕业生都属于并轨改革前的定向委培生。
  6、教职字(1998)268号文件第三项中“1998年全省普通中专招收并轨生的学费标准要严格执行省教委、省财政厅、省物价局《关于我省普通中等专业学校(含中师)并轨生学费标准及有关问题的通知》(豫教财字〔1998〕61号)”,1999级中师生交纳学费标准依然按照此文件规定的收费标准执行。由此可见,1999级中师生的招生、收费、就业等全部符合教职字(1998)268号文件要求。
  7、2002年4月23日 豫政〔2002〕15号
  河南省人民政府批转省大中专毕业生分配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做好2002年毕业研究生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工作意见的通知。师范专业毕业生原则上在教育系统编制限额和年度增人计划内通过双向选择的方式就业,重点充实到县以下中小学任教。从民办教师中招收的学生,毕业后仍回原单位就业。2017年6月12日省教育厅法规处武俊松老师告诉我们:人社厅在写豫政【2002】15号文件时,遗漏受48号文件保护的中师生,其中双向选择是指大专生、非师范类中师生。中师生受48号文件保护。
  8、教职[1997]10号 《国家教委、国家计委关于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并轨改革的意见》。河南省从1997年普通高校招生并轨(除农林、师范专业)到1999年大中专(除农林、师范专业)招生并轨,可以看出,均把师范类毕业生作为教师培养安排到县级及以下学校任教。从1998年到2002年我们毕业期间,河南省教教育厅没有再颁布任何关于我们的文件,依据文件精神的延续性原则,这些文件精神依然适合我们99级中师生。
  9、2016年12月5日国家发改委答复清晰表述当年中专生有编制,并强调了具体带编制的当事人还未安置,但编制却消失,这种事情不应一笔代过。同样的中专生在落实工作时就应该执行同样的标准,不能一部分人上岗20年,而另一部分却迟迟不予落实。
  10、1999级许昌籍中师生毕业报到证上盖有“许昌市教育委员会大中专毕业生分配专用章”这又表明了我们毕业后应该分配工作。
  11、开封市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2013)1号文件把1999级中等师范毕业生工作分配问题已经解决,为此,同属于河南省招生计划范围内的中师生,尽快解决工作分配问题。
  12、中专生的干部身份无法否认,干部的身份得以实现应是落实政策的基本思路。派遣类的中专生有着明确的政策规定及严格的组织派遣程序。90年代末中专毕业的大中专生(具有派遣证)属于国家计划体制内分配安排工作范畴内的人员,国家赋予了他们相应的编制。
  13、拒绝地方考招教虚假试的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令第6号第一章 总 则第二条 事业单位招聘专业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和工勤人员,适用本规定。参照公务员制度进行管理和转为企业的事业单位除外。事业单位新进人员除国家政策性安置、按干部人事管理权限由上级任命及涉密岗位等确需使用其他方法选拔任用人员外,都要实行公开招聘。历史证明,地方教委利用考试手段排除99级。
  14、入学花名册:

  1999年,我们以高于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的成绩,拿着对于一个农村家庭可以说是天文数字的学费上了师范,然而毕业后,残酷的现实却一次次伤透了我们的心,现如今我们却成了无工作、无社保、无耕地、无最低生活保障的“社会弃儿”,甚至连农村合作医疗都不能参加!请问天理何在!公平何在!正义何在!相信在倡导公平、正义、和谐社会的今天,解决1999级师范生就业指日可待!!!我们自从2017年3月开始向河南省省政府、教育厅屡次依照相关文件申诉要求履行我们15年前本该得到的1999届中等师范生工作岗位。
  请国家尽快解决我们以下诉求强烈中师生的合理上岗诉求!
  此致
  敬礼!
  许昌地区1999级全体中等师范生
  2017年8月
  附:许昌市各县历年招教上访史
  附:河南省教育厅上访史
  附:全体河南省许昌市1999级中师生申诉指印
  附:河南省教育厅、河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同时期政策文件、信访申诉

  许昌市各县招教上访史
  (一)长葛
  1.我们长葛县99级中师生自2002年毕业后,第一次招教是在2009年,而数学考试题居然是微积分,而考上的都是凭关系上的。
  2.之后2011年、2013年招教,中师生都能参加与大专毕业生一起能参加,僧多粥少,可想而知,能考上的寥寥无几。之后的招教不是用年龄限制就是用全日制大专学历限制不能考试。
  3.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在县市教育局信访局多次上访,参与活动人数多达200人,后来在省厅被打多人,有一女生被打骨折,多人受伤,积极负责人身份证被各火车站汽车站交代,不予售票,更是出动村官等人专门在家监督监视,不让出门。
  4.许昌市长王文杰下维稳文件,凡是以某某某牵头的99级中师生一概不予接待,并对当时的积极分子大力拦访截访恐吓。王文杰在2011年临走前安排了一次招教,但是必须有领导签字才可以报名,没有领导签字不让报名,那一次招教低调迅速,只要报名的都考上了,更是有师范生分配到许昌经济技术学校(中专)教学,当时教委是魏局长,据说这是王文杰临走前为领导亲戚专门安置的一次招教考试,这一年一共两次招教。
  5.许昌师范99.8计算机班有上学前多交8000元的协议生,意思是多交8000元毕业后包分配,但是毕业后没有分配,后来拿着协议和收据去教委上访,事后全部分配,但是99.8班也有没签协议没多交8000的学生,至今没有分配。湖北仙桃师范的99级师范生上学时以捐资助学的名义多交了3000块钱,给家长开会说是包分配的钱,但是至今没有分配,但也不退钱。
  6.2017年6月开始联合全省其他地市99级中师生上访。
  (二)禹州
  1.2002、2004年先后进行的两次招教考试,记得2002年那年招教考师试,同一个考场的学生大部分是我们班的同学,有好几个我们都不认得,考桌右上角粘贴有考生的姓名以及照片,人和照片不符,然而过后听说他们其中有好几个都分配了!据说一万块钱可以搞定!
  2.99级还有个学生分到了三高。04年招教替考严重,经举报,教委又重新让被举报人员再次考试,其实就是走走过场,事后这些人分配的居多!表面上是我们毕业就可以通过招教进入教师队伍,其实是教育局为了分自己私下开设的小班打掩护,他们入学没有任何的成绩限制,只要交2万毕业就能分配,这是买官卖官的行为,在教师队伍紧缺的情况下,这批人就这样充实到了教师队伍,禹州的悲哀。
  3.紧接着就是突然的2007招教,只知道当时要求大专,后来进修的也可以,没有大专文凭不能参加考试,当年考试事后有人举报说有替考,结果揪出来很多替考的。
  4.2011年为了分98 级禹州有举行招教,当时应经有了年龄的限制不能超过30岁,之后的招教2013年和2017年的考试要求必须是全日制大专了。
  (三)许昌县
  我们是99级许昌县师范生,在当时许昌最好的师范学校进行专业学习,当时学校还有一部分委培生,在学校受到的是同样专业课程的学习。但我们于2002年毕业了,县教委对我们这批学生是一种置之不理的态度,没有所谓的招教考试、竞聘上岗。在许昌教育缺编的情况下即便不包分配,为什么没有一次分开、公正、透明的招教考试。为什么要扼杀我们当人民教师的权力,是许昌地区教育系统满编吗?
  1)2002年毕业时,许昌教委没有经过任何程序把自己的子女和亲戚、朋友安排了200名左右。
  2)按照当时教育,我们许昌没有通过一次针对师范生招教进入教育系统,而且,招教有门槛并且不公开透明,使我们丧失了很多机会。3、2012年我们上访,却遭到当地县以下公安,信访部门打压,恐吓,甚至通过村干部去威胁不让上访或越级上访会受到相应的《信访法》中应有的拘留或判刑,一直没有给99级任何一个说法,还给我们和家人的身体和心里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3)在过去信息不发达的时期,即便当地有了招教考试信息,我们已毕业多年,为了生计奔波在各个工作大潮中去,会错失!2011年有幸得知招教信息,却在条件上让我们这批学子拒之门外,第一学历成为我们的痛,难道当初我们的中招成绩不能上高中吗?
  4)2016年又一次招教考试第一学历又成功的拒绝了我们。试问各级政府领导 ,我们哪错了?
  5)几年前98级分配的消息震撼了我们,觉得党和政府没有抛弃我们,但后来又成功的粉碎了我们的教师梦。
  6)48号文件和268号文件解释师范生应该按照所需可分配县级以下地方地教育部门,有文件精神却没有地方落实。自我们上访后2012年至今没有任何一届教育部门领导予以解释,只会在我们上访后第一时间打压和威胁。
  (四)鄢陵
  1.鄢陵99级毕业生,至少没有99级师范生通过考试进入教育系统,而且,招教有门槛并且不公开透明
  2.部分99级学生毕业后,靠关系通过向教育局领导送礼2万到3万的礼金以安排工作,还有其他外县的学生被安排到本地工作。
  3.2012年上访,却遭到当地县以下公安,信访部门打压,恐吓,甚至通过村干部威胁不让上访或越级上访,说会受到相应的《信访法》中应有的拘留或判刑,一直没有给99级任何一个说法
  4.2012年至今没有任何一届教育部门领导予以解释,只会在我们上访后第一时间打压和威胁。
  (五)襄城
  1.按照当时教育,我们县没有通过一次招教进入教育系统,至少没有99级师范生通过考试进入教育系统,而且,招教有门槛并且不公开透明。
  2.有些同学以卫校两年比我们提前一年毕业的交20000--30000不等给分到了教育上,还有其它技校甚至兽医专业的都有,也有部分99级学生毕业后,靠关系通过向教育局领导送礼2万到3万的礼金以安排工作,而且还有其他外县的学生被安排到本地工作。
  3.我们从2002到2017年,一个人一生有几个15年,我们等了!我们盼了!我们99级中师全省成千上万个同学这么多个十五年间一次又一次的上访与等待又算什么?请您给我们一个公开、公正的有效答复!

  河南省教育厅上访史

  第一次去省厅(5.22)
  1.99级入学前没有否定48号文,省厅也说48号文件适合我们。
  2.99级同学一致认为,02年提到的双向选择,对象针对的不单是我们,包括大专院校的师范生。他们不受48号文件保护,而我们中师生不同,就是双向选择也得在尊重48号文件的基础上,在98年并轨改革意见之上,优先选择。杨处长表示认可。
  3.2010年9号文件,省教育厅说这是内部反馈文件,各地政府可以视它不存在,文件最后说不建议99级按照许昌市那样分配,但如果各县想安置,那就按照自己的情况妥善安置。
  第二次去省厅:6.12
  1.教育厅领导亲自承认:由于当年处于并轨过渡时期,当年我们上学是分配的,但是到2002年我们毕业时,出就业文件部门没提前和教育厅沟通,由于工作失误,结果把我们这一届中师生遗忘了,一忘就是15年,好在省教育厅领导已经积极在想办法处理我们的工作问题了。

  2.在省厅的指导下写了诉求,由工作人员上报省厅领导,再由他们去市县开展调查,然后再出安置文件或写给省政府反馈文件。

  第三次去省厅6.19-20日
  1.信访处揣振海说厅长签字批复调研
  2.本周末调研完毕,全省一样,没文件。
  第四次去省厅7.3—7.6
  1.调研报告已上交
  2.月底一定会出文件
  第五次去省厅7.26-7.28
  1.许昌市99级同学从没见过00级来过,00级和我们不是一回事,我们和九八级一样。如果省厅怕将来麻烦非要一起写进文件。建议:按顺序解决,先在解决了99级以后再来解决00级 这样也安抚了00级 杨处长表示会认真考虑我们的建议。
  2.文件的形式:杨处长透露不是文件 是针对各地区上访同学的回复 并附上一份通知 但是抬头应该是各地区教育局 落款的章是教育厅
  3.98级为什么有保护性文件:因为并轨文件出台在5月份 而98级师范生是9月份入学 省厅担心4个月的时间98级师范生不能接收到故才有保护性文件 反驳:凭什么四个月时间你认为98级不能接收到消息要保护而一年四个月你就认为99级可以接收到 不科学 时间退回99年 大部分人没手机 没网络 很闭塞 一年四个月也不足以接受到并轨文件 你们靠主观而不是靠科学判断 98,99都是并轨生 户籍随学籍走 厚此薄彼没道理。
  第六次去省厅(7.31-8.4)
  1.7月31号无人问津
  2.8月1日11个代表进省厅,答复意见已经出来了,还要过过程序,需要两三天。
  3.8月2日,9个代表,与省厅6个处市局30多个领导共同参加会议。表示正在进行,结果会在十来天出台。
  4.8月3日,6个代表,就幼师与计算机问题做了探讨。表示99级的事情两个月的时间才会有进展。
  5.8月4日上午9点,150名同学步行到省政府集合。
  第七次去省里(省政府与省教育厅)8.7-8.10
  1.周一到周三 省政府门口未被接见,周三个别同学被警车带到郑州经贸学院,晚上自己跑出来回家了。
  2.周四省厅接见,表示答复意见很快出来,同学们都回家了。
  3.8.11日上午,同学们在回家的路上,得知答复意见出来了。该意见这次彻底否定了48号文件对99级的有效性,否认三年过渡期。这与过去三个月内的言行极度不一致,过去皆是虚假承诺。全体99级满心期待三个月,最后被省厅愚弄。
  第八次去省教育厅(8.15—8.16)
  1.省厅发规处杨冰处长接待,表示98年一宣布并轨,就意味着并轨结束,没有什么并轨过渡期。99年以后按照不包分配的政策走。(与原来他自己所说的48号文件长期有效相悖)
  2.同学们递交了几百份对信访答复意见的反驳书,均按上了血手印。
  400人去省委请愿(8.18日)
  1.每位同学手里拿着一份对答复意见的反驳书,在省委附近的一条小路上请愿。
  2.当天上午其他同学步行到省信访局,说有领导接待,等了两个小时,没见一个领导出来,下午工作人员说周五不接访,拒绝对话。
  地方政府不作为的原因在于省厅的那个就业文件把我们中师生遗漏掉了。省厅为掩盖自己的工作失误选择了肯定地方的不作为。当初我们99级入学的时候,地方教育局与学校承诺毕业后包分配,(一些地市手上还有包分配的协议与招生简章)而毕业15年来,对我们的工作一直得不到不安置,我们找到了入学前的文件,48号文件与268文件提到中师生毕业后要有教育行政部门安排到教育教学岗位上去,毕业后的2002年文件对中师生这一块并没有提及到。地方政府说2002年就业文件中的一句双向选择把他们给难住了,现在非要省厅出文件才肯安置我们,死活不与省厅对接,无奈之下,我们顶着烈日,冒着大雨,一次次与省厅沟通三个月,给省厅厅长一封又一封的写信,几乎上下几十年理顺并轨历史,分析文件精神,列举分配证据,每封信表达感激之情,虽然当时我们已经知道省厅是过往自己的工作失误导致我们的现状。省厅表示7月底一定会出一份有利于我们的文件,结果那天没有出来,之后的10天,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省厅8.11日终于出来了一份信访答复意见,这个意见也并非文件,信访答复意见也全盘否定了我们应该安置工作,并充分肯定了地方政府过去的不作为,让我们一下子打回解放前,作为最高教育行政部门的省厅辜负了我们的期待,愚弄了我们的情感,最需要省厅给我们主持公道的关键时刻,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落井下石,完全出乎我们意料,现在让我们最后的退路也没有了,地方对我们加紧了新一轮的打压。在我们毕业后,省厅出的一系列文件都是乱指挥包庇地方,特别是省厅信访处,更是指导暗示地方不作为乱作为维稳打压我们,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最大的真相是什么?就是省厅当年在写就业文件的时候,由于各个工作部门沟通不到位,工作失误遗漏了我们,这是省厅发规处一个武俊松亲自说的,(也是2010年9号文的承办人)现在的发规处处长杨冰曲解文件强迫我们接受他的无理解释,他否认时间上的并轨期。他这个小小的答复意见,居然让地方政府拿着鸡毛当令箭,对我们的打压更加严重,我们写的对答复意见的反驳书已经送到了省厅,这是人人都亲自写的,每个人都按了血手印,但省厅表示不再受理,无视我们的血泪,蔑视我们的话语权,万分无奈的情况下同学们来到省委,希望能见到我们的省委书记,省委相关同志让我们来省信访局报到,我们就来了,我们的苦,无处去诉,我们的火,无处可发。发规处杨冰处长手里有我们交给他的大量安置工作的文件证据,不知是没看还是看不懂,一个人的认识水平如此,怎么可以坐到处长那样的位置上?我们几乎被他搞得郁闷而死。我们的合理诉求得不到正视不说,信访处揣振海主任开了一次又一次的维稳会议,每次进省厅又是给我们录像又是拍照又是登记手机号,发给地方,我们不断的收到地方打压与嘲笑,同学们被搞得有家不能回,有电话不敢接。省厅作为最高教育行政部门,政治能不能清明一些?教育上还能不能存在一方净土?我们苦不堪言,有时候气的一句话说不上来,想哭怕人笑,条幅口号还不能喊,否则会引来一帮子特警,把我们像抬牲口一样装上车,我们的教师尊严何在?我们的正式教师梦什么时候能圆?我们何时能够找到一个通道诉说我们的冤屈,谁肯真正解决我们的问题!!!我们是地方教育的顶梁柱,要求一个名分,失去土地的我们要求一份基本的生活保障,兑现当初给我们的承诺,怎么就成了各位领导眼中的高危人群了呢?这样的罪名,我们承受不起,15年来,我们被调查被跟踪被殴打被拘留,作为老师的我们已经丧失了尊严,现在还要承受各种罪名与冷嘲热讽,这不是把我们朝死路上逼吗?
  我们来到了北京,恳请各位领导明察秋毫,为我们做主。



  河南许昌长葛市1999级全体中等师范生
  2017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