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要求嘉善县公安局就干窑派出所对我强行关押在铁笼子内近4小时|百姓声音

作者:嘉善失地农民·发帖时间:2013-02-01 11:19:46 · 次阅读
 嘉善县公安局:

  我是浙江省嘉善县干窑镇黎明村(原俞曹村)吴四娟。2011年3月13日,我被干窑派出所关进铁笼子,关押、限制人身自由5个小时,并被暴力抢夺强行搜查我手提包。下面请听我陈述整个事件因果如下:

  我所在俞曹村自03年下半年以来,被干窑镇政府开发为干窑工业园区,04年4月16日,该园区被浙江省人民政府宣布为撤销,并刊登在《浙江日报》(附报纸),该开发区是非法的。我有0.57亩口粮田,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于06年5月28日,大棚被拆除。由浙江东能电子厂圈地50亩建造厂房(其中26亩抛荒至今),而该公司于07年3月15日才通过招拍挂取得土地使用权资格34亩(附《嘉善报》)。我另有0.95亩承包田于2005年始,被村做鱼塘,强行出租,每年租金700元,而如果我种草莓每亩一熟可收入6万元。07年我和原俞曹村支书顾金明小舅子一起去批宅基,他一个人批了75平方,而我直到现在没有宅基,真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住,失土无饭吃,被逼后生病,无法工作,每月光药费要300多元叫我怎么生活?

  
  2011年3月3日,我借钱来到北京。因二会期间国家信访接待时间缩短,我只能等待。11日清早,我去国家信访局,在20路公交车上,碰到两个嘉善信访老太太,下车后,看到她俩背着大包小包很吃力,我帮她们背包,一同向信访局走去。这时有北京天安门东派出民警上来盘查,民警得知情况后,给我出具了免费乘车上访的信函(附函),因走得吃力,在派出所休息,民警带我们到一个叫不出名的地方,然后由浙江信访人员、我村干部把我们接到宾馆,嘉兴市政府派来的人答应一定给我依法解决,并把基层政府违法胡行的行为骂得狗血淋头,然后送我们到嘉兴。13日早晨6点一下火车,警号为046184的警察开着警车来接,车上坐着穿便衣的二男一女。到了干窑派出所,我不肯进去,并质问我犯了什么法?046184讲:“不识相,关她到铁笼子里。”三个男的把我拖到铁笼子边,046184跟二个协警讲:“把她的包夺下来。”二个协警不敢动手,046184扑过来,使劲扭住我两只手,我奋力挣扎,怎敌046184的铁手,包终于给二个协警抢去,我的手被扭得内出血、乌青、伤筋,半个月不能工作(附照片),046184把我推入铁笼子内,把我包里东西全部倒出,里里外外搜了一遍,材料也看了一下,然后吩咐二个协警看住我后出去。9点左右,干窑派出所所长(县人大主席盛玉良的女婿,官二代)钱佳进来,指着我破口大骂:“北京是你能去的?你犯了很大的罪你知道吗?你就是不能上北京。”我问他:“我为什么不能去?信访局大门开着,就是叫老百姓申诉的。”他临走讲:“嘴硬叫你吃苦头,再去北京拘留你。”然后二个协警把我拖到审讯室,由046184审讯我,最后由二个协警按着我的手在审讯记录上签名按手印,并给我一张编号为干所行传字(2011)第3号的传唤证(附传唤证),然后打电话叫我姐姐保释。我姐姐说:“我们不愿意保释,她回来又无住处,又无饭吃,还是呆在拘留所里,吃住都解决了。”后干窑派出所只得叫村支书朱美芳来“保释”。这样前后关押我达5个多小时。

  在此我要求贵局就以下问题作出书面司法解释:

  1.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贵局应该告诉我在哪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即传唤原因,并出示我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证据?同时请贵局最后给我一个是否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结论。

  2.干窑派出所是否有权关我铁笼子?

  3.在未出示证据的情况下,警察是否有权暴力抢夺我的手提包,并进行搜查?其行为是否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七条,第八十八条,第八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

  2011年3月21日,我到贵局投诉,接待人员孙建华同志答应一定给我答复,4月初我又书面申请,要求贵局就干窑派出所对我强行关押在铁笼子内近4个小时并暴力抢夺强行搜查我手提包的行为书面作出司法解释,贵局均不予理睬。执法机关行为更应依法而行,否则和最野蛮的兽类、土匪、强盗无异。老百姓也永无生活的希望。公安部多次发文要求公安民警不得参予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人民内部矛盾,但贵局、干窑派出所为何仍将人民专政的铁拳打到老百姓身上?贵局到底是人民的公安,还是某些领导的公安?在此谨请贵局对上述问题作出书面司法解释。









  申 请 人:

  年 月 日


共收到1条回复
用心说话2012 · 2013-02-01 12:23:00 #1楼
 草莓每亩一熟可收入6万元?有这样的水平,请去做技术指导的人要踏破门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