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冤案何时才能得到昭雪?|百姓声音

作者:尚景森·发帖时间:2017-09-14 13:45:13 · 次阅读
 尚景森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申请再审立案审查材料

  一、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尚景森、男、58岁、家住东辽县白泉镇安慈综合楼,电话:13039281898。
  再 审 请 求
  申诉人不服东辽县人民法院(2003)东刑重字第3号刑事判决,依法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再审改判申诉人无罪。
  再审事实与理由
  东辽县检察院指控:申诉人在担任东辽县冲压件厂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采取重复核销费用的手段,套取公款3万元据为己有。以上指控与事实证据不符,检察机关没有证据证明重复核销将3万元公款据为己有的事实。理由如下:
  一、这笔3万元是申诉人在企业引进和生产一汽新产品工作中,企业预计支出费用借款往来关系。此帐目是申诉人用请示报告支款后,还没有拿支出的费用票据召开领导班子会研究核销结帐的帐目。因为费用支出请示报告作为会计凭证不是费用支出的报销票据,不能作为费用支出报销的依据,是企业引进产品经主管局批准同意企业预计支出3万元费用款,用于引进新产品费用支出的会计手续,然后拿支出的费用报销票据与报告相符并且按照企业财务制度通过领导班子研究才能报销结帐冲平帐目。即这笔3万元从审批到支取、保管、使用及向会计交帐的整个过程是:1996年10月,二轻局下派申诉人任东辽县冲压件厂厂长,1998年初因企业上项目为一汽生产汽车零部件需要费用支出,王洪志局长为了支持申诉人下派企业引进新产品工作,让申诉人打费用支出请示报告局里给批一下,并明确说明这笔费用款批完后具体怎么花由申诉人自己决定局里给承担责任,申诉人按照王洪志局长的安排意见写的上项目费用支出请示报告批准后,于1998年6月9日在企业财务开介绍信去轿车厂收到账款3万元放在家中保管。然后将此款按照书面审批的上项目费用资金使用,并将支取的3万元向会计程玉莲进行了交账,告诉程玉莲一汽减少3万元帐,这笔3万元在申诉人手中用请示报告作为支款的会计手续,同时让会计走借支往来帐。并且申诉人按照主管局的批示,将该款都用于企业上项目费用等公用支出,支出的费用领导班子成员庄友义、袭柱才、闫玉和都知道,因为支出的票据有他们的签字。并且票据经法庭质证公诉人没有异议。案发前支出的费用票据在申诉人手中保管,没有及时召开领导班子会研究核销结账,应承担不及时报销结账的责任不是刑法范畴,企业财务制度也没有明确支款后报销结账的时限。因为企业还在上项目为一汽生产配套零部件工作中,所以检察机关立案与不立案申诉人都要用3万元支出的票据按照企业财务制度报销结账,因为费用支出请示报告是主管局批准同意费用支出然后拿费用支出的票据才能核销的会计手续,不是费用支出的报销票据,申诉人没有拿费用支出的报销票据同报告相符报销结帐冲平帐目,在会计帐目中仍然体现申诉人借支3万元,3万元没有失去财物所有权人会计账目的控制有帐可查,所以申诉人的行为根本没有重复核销将3万元据为己有的事实,也不符合贪污罪的主观和客观构成要件,指控贪污罪不能成立。
  二、原审没有按照贪污罪的主客观构成要件,也没有按照法庭审理案件证据确实充分才能认定犯罪事实的审判原则公证判案,也没有依照会计法和会计基础工作规范依法认定会计记账错误的事实,导致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原审认定重复核销将公款3万元据为已有的贪污事实和证据是:1、申诉人在长春一汽取回3万元现金后,并没有通报单位,并未经单位领导班子研究后统一处理,单位的其他领导和同事并不知情,而是将3万元放于家中保管,并且从1998年6月取回3万元以后,一直到2001年6月,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此款一直由自己经管、支配。据此可以证明,尚景森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此款的故意。2、虽然在1999年8、9月间,尚景森和单位会计程玉莲提起3万元款项的事,但仅是为了入帐所需。3、虽然尚景森提供了费用支出票据证实作为费用为企业垫付进行了支出,但是是否用此3万元进行的支出还是其经管的现金支出无法确定。4、再审采信书证,认定请示报告审批的是核销引进新产品项目所支出的费用。证人程玉莲、袭柱才、庄有义等人的证言,均证实引进新产品项目的费用已经全部处理,以上事实和证据认定申诉人构成贪污犯罪。
  申诉人对上述认定贪污犯罪的事实和证据提出如下异议:以上认定的事实根本就没有重复核销将3万元据为己有的事实。理由是:1、申诉人在一汽收到应收帐款3万元现金,虽然放到家中保管。但是公款的性质没有改变仍然是公款,因为申诉人按照主管局的批示支取的3万元,并且向会计进行了交账说明了用请示报告作为支款的会计手续并让会计走借支往来账。2、这笔3万元案发前申诉人没有及时拿支出的费用票据报销结账,应承担不及时报销结账的责任,不是贪污犯罪行为,不是刑罚范畴。因为当时二轻集体企业财务管理没有明确有关财务支款后报销结账的时限。3、申诉人支取3万元后,虽然没有通报领导班子,但是申诉人已向会计交账说明这笔3万元在申诉人手中保管走个人借支往来账,并且按照批示将3万元都用于企业各项费用公用支出,支出的费用副厂长庄有义、袭柱才、闫玉和等相关经办人员是知道的,支出的票据有他们的签字,根本没有据为已有和挪作它用。4、这笔3万元申诉人让会计走借支往来账,但是会计程玉莲违反会计法和企业费用支出报销制度,把费用支出请示报告错误记帐为“管理费用”科目冲平帐目,不是申诉人的责任,会计记帐管理费用科目冲平帐目在会计账面上也改变不了借支的事实。因为没有管理费用的原始报销票据与用虚假票据报销冲平帐目有本质的区别,会计程玉莲也承认申诉人让走借支往来账,这笔3万元是申诉人在企业的借款是我记账错误走的核销账目,这样记账属待处理等拿票据领导班子研究到时在冲账。会计法第十四条规定会计凭证包括原始凭证和记帐凭证,记帐凭证应当根据经过审核的原始凭证及有关资料编制,所以会计记帐必须凭原始支出发票才能走费用支出“管理费用”科目。请示报告是同意费用支出然后拿支出的费用票据同报告相符,才能走费用支出帐目的会计手续。原审法院没有依照会计法和企业费用支出报销制度及会计承认记账错误,依法认定会计记账错误的事实,导致本案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省法院驳回申诉通知认定:申请人提出3万元是借支往来关系不符合常理,属认定事实违背证据裁判原则,认定是否是借支往来关系,应以会计原始凭证依照会计法和财政部发布的会计基础工作规范依法认定,申诉人提出3万元是借支往来关系有书证支款请示报告为凭,不存在不符合常理之说。5、申诉人提供3万元为企业支付的票据确实充分,因为申诉人在企业借款共计35,700元(其中包括30,000元)并且有会计程玉莲和经贸局出据的证明。法院无法确定支出的票据是用此3万元还是其经管的现金支出,属认定事实违背证据裁判原则。6、再审采信书证,认定请示报告审批的是核销引进新产品项目所支出的费用不准确,因为请示报告是主管局批准同意费用支出,然后拿支出的费用票据才能核销的会计手续,再审采信书证认定3万元的性质应该是审批的上项目费用款。证人程玉莲、袭柱才、庄有义口头证言引进新产品费用已全部处理不符合事实。因为企业还在为一汽生产零部件引进新产品工作中,支出的费用随时发生,申诉人手中还有3万元费用支出的票据没处理,并且证人程玉莲、袭柱才、庄有义、闫玉和等相关经办人员在票据上都有签字,他们知道这些费用票据在申诉人手中保管没有报销,因此原审采信口头证言费用已全部处理是错误的。以上6点理由:原审认定申诉人从长春一汽要回帐款3万元,于1999年10月6日向会计交帐,用主管局批准的费用支出请示报告支款3万元后,会计记帐一汽减少应收帐款3万元,把费用支出请示报告记帐为“管理费用”科目冲平帐目,因此申诉人的贪污行为已完成构成贪污既遂客观证据不足。因为申诉人没有采取侵吞、窃取、骗取的手段虚开假发票报销结账冲平账目,也没有实施按照企业费用核销制度,通过领导班子研究申诉人虚报费用支出,由会计作表共同签字结账冲平账目的贪污行为。因为企业每次每笔核销费用的账目都是领导班子研究会计作表才能核销结账冲平账目。这笔3万元在财务账目中已经体现有账可查,没有失去财物所有人会计账目的控制,会计记账错误与申诉人无关,这笔3万元如果核销也必须由领导班子研究拿支出的费用票据才能核销结账冲平账目,已经领导班子研究核销的每笔账目与本案3万元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这笔3万元在资金使用上主管局批给申诉人的特殊权力,怎么花由申诉人自己决定局里给承担责任,因此申诉人将3万元作为企业应急费用流动资金使用。所以申诉人在一汽要回3万元后才放到家中保管,没有及时交账和向会计交账支款后又没有及时主持召开领导班子会研究支出的票据核销结账,使这笔3万元长时间挂账。
  申诉人强调的是:原审法院没有依据会计法和会计基础工作规范及会计承认记帐错误依法认定会计记帐错误的事实、也没有认定这笔3万元在费用支出上,主管局批给申诉人在资金使用上的特别授权具体怎么花由申诉人自己决定,因此申诉人将3万元作为企业应急费用流动资金使用的事实,导致本案在认定事实上出现了误判。第一、3万元会计记账错误与申诉人无关,会计记账错误不能认定申诉人构成贪污犯罪。第二、申诉人支取3万元后都用于企业上项目费用等公用支出,支出的费用票据有经办人签字,在案发前没有及时召开领导班子会研究报销结账,应承担不及时报销结账的责任而不是贪污犯罪行为不是刑罚范畴。这笔3万元申诉人在一汽要回应收账款后虽然放到家中保管不及时向会计交账,向会计交账支款后又不及时拿支出的费用票据召开领导班子会研究核销结账,也没向领导班子通报支取3万元和3万元费用支出的情况等一系列行为确实存在,但不是贪污犯罪的构成要件,不是重复核销将公款3万元据为己有的贪污行为不是刑罚范畴。申诉人只能承担不及时召开领导班子会研究核销结账的责任,根本不存在实施虚假重复核销冲平账目将3万元据为己有的贪污客观行为和事实。
  综上所述:申诉人的行为不符合《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贪污罪的规定。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依据会计法依法认定会计记账错误的事实,这笔3万元是申诉人在企业引进和生产一汽产品工作中企业预计支出费用借款往来关系,即未拿原始费用支出票据报销结账处理的账目理由成立。申诉人要用3万元支出的费用票据通过领导班子研究结帐冲减借支往来账目,符合会计账务处理规定,因为会计记帐错误按照财政部发布的会计基础工作规范第48条第7款规定“经上级有关部门批准的经济业务,应当将批准文件作为原始凭证附件”和第51条第5款规定“如果在填制记账凭证时发生错误,应当重新填制”。因此本案符合《刑诉法》第242条规定应当重新审判的条件。所以申诉人依法请求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再审改判申诉人无罪。
  此致: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


  申诉人:尚景森
  2017年7月21日



  二、法律文书
  1、东辽检刑诉字(2002)第161号
  2、(2002)东刑初字第245号
  3、(2003)辽刑终字第30号
  4、(2003)东刑重字第3号
  5、(2003)辽刑终字第77号
  6、(2004)辽刑监字第16号
  7、(2010)辽刑申字第9号
  8、(2010)辽刑再终字第5号
  9、(2015)辽刑监字第22号
  10、(2015)辽刑再终字第4号
  11、(2017)吉刑申40号

  三、证据
  1、卷宗198页检察院讯问申诉人供述笔录:证明审批的3万元费用都用于企业费用支出,有支出的票据为凭证。
  2、卷宗68页检察院询问刘晓玲笔录和自书证明:证明3万元都用于企业费用支出,支出的费用票据在家中保管并把票据拿到检察院让办案人员审查。
  3、卷宗28页、29页、33页检察院、法院、律师询问调查证人王洪志笔录和自书证明:均证明是王洪志让申诉人打的费用支出请示报告局里给批一下,并明确说明这笔费用款批完后具体怎么花由申诉人自己决定。并特别强调我批的费用报告仅是财务处理的凭证,不是费用核销的依据。如果核销必须有完整的票据。
  4、卷宗39页、99页、105页检察院、律师询问调查证人程玉莲笔录:证明申诉人让走借支往来账,这笔3万元是申诉人在企业的借款是我记账错误走的核销账目,这笔账属于待处理等申诉人拿票据领导班子研究到时再冲账。
  5、证人程玉莲自书证明两份:证明申诉人在企业共计借款35,700元(其中包括费用报告30,000元),并说明了企业在资金使用上必须履行审批手续,即使厂长本人也要按照财务制度支配和使用资金,最后由财务完成结账手续。
  6、卷宗127页、87页检察院询问庄友义、袭柱才的笔录均证实企业核销每笔费用都是领导班子研究,这笔3万元没有通过领导班子研究核销结帐。
  7、卷宗154页书证:费用支出请示报告证明是王洪志局长签批。请示报告作为会计凭证是同意支款用于费用支出,然后拿支出的费用票据同报告相符才能核销的会计手续。
  8、书证:审计报告证明该企业财务人员依据请示报告作为费用入账核销时,应要求经办人补齐有关费用支出的原始票据一同核销入账,否则不能作为费用进行核销,说明会计记账错误。
  9、书证:收据证明申诉人向破产清算组交来报销票据41,847.07元。
  10、书证:东辽县计划经济贸易局证明申诉人用支出的票据冲减借款,企业还欠申诉人8,300元。(此书证向终审法院提交,但终审卷宗丢失卷宗是后补的没有体现此证据)
  11、书证:辽源市汽车制件总厂破产清算组证明申诉人用支出的票据冲减借款企业欠申诉人9007.67元。申诉人已将票据交给清算组作为交账结算财务往来凭证存档处理。
  12、书证:费用支出部分票据19份证明3万元用于费用支出并证明领导班子成员庄友义、袭柱才、闫玉和等经办人员知道费用支出的情况,因为票据有他们经办签字。
  以上证据充分证明本案的事实是:
  1、1996年10月,二轻局委派申诉人任东辽县冲压件厂任厂长,1998年初该厂在为一汽生产汽车零部件引进新产品工作中,申诉人向主管局打请示报告引进新产品费用支出3万元,请示报告经王洪志批准同意支出3万元费用。
  2、报告批准后申诉人拿企业财务介绍信去一汽轿车厂要回账款3万元现金放到家中保管,然后用于企业费用公用支出。支出的费用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庄友义、袭柱才、闫玉和等经办人员知道,在支出的票据上有他们的签字,支出的票据在申诉人手中保管在案发前未报销冲账。
  3、3万元已向会计程玉莲进行交账,让会计走支款往来账,会计程玉莲下账对方减少3万元应收款,用请示报告记账费用支出“管理费用”科目冲平账目。此记账方法违反会计法和财政部发布的会计基础工作规范是会计记账错误。会计程玉莲也承认申诉人让走借支往来账,这笔3万元是申诉人在企业的借款是我记账错误走的核销账目,这种下账方法属待处理,等拿票据领导班子研究后再冲账,申诉人在企业借款共计35700元,其中包括3万元。
  以上事实根本没有重复核销将公款据为已有的事实,原审认定请示报告入帐后就构成贪污即遂客观证据不足,因为3万元申诉人没有拿支出的费用票据报销结帐,在帐目中有帐可查,没有脱离所有权人企业帐目的控制,不能因为会计记帐错误惩罚申诉人,申诉人案发前没有及时用3万元支出的票据报销结帐,应承担不及时报销结账的责任,但不是贪污犯罪行为不是刑罚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