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民四庭副庭长杨琼徇私枉法,天理不容|百姓声音

作者:苍天有眼833·发帖时间:2017-07-21 07:11:12 · 次阅读
 我们(杨建设、侯娟丽)与被告辛向阳、霍小华的借贷纠纷一案经过基层法院两次审理,并且在发回重审时还通过审委会集体讨论决定的案子,两次我们都胜诉了。而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原民四庭副庭长杨琼,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硬是给改判了。这足见杨琼法官视法律如儿戏,胆大妄为。赤裸裸的徇私枉法。真是人神共愤。
  一、捏造证据:3人出庭,9份证言。第一次一审证人没有出庭,所出具的证言法庭均不予采信,第一次二审,也只有三人出庭;发回重审时也只有相同的三人出庭,法庭对其证言没有采信;第二次二审证人没有出庭。最后在终审的判决书上竟然有9份证人证言。
  二、创造证据规则,创设法律:债务人辛向阳与霍小华为了逃债,悄悄协议离婚,霍小华净身出户,所有家产都归辛向阳,(两套房子,一辆汽车,一个营业中的大饭店等),为了能顺利逃债,他们找了几个朋友来做分居证明。法官杨琼还创造性地发明证据规则,创设法律:如果债权人对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提供初步证据后,举证证明责任就相应转化为举债人配偶一方,由举债人配偶一方对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抗辩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如果举债人配偶一方举证证明举债人所借债务发生在双方分居期间,举证证明责任就相应的转回到债权人一方,侯娟丽、杨建设不能证明本案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不能证明辛向阳与霍小华不存在分居事实,故本案借款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纯粹是歪理邪说。《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为共同债务,债权人只要证明债务属实就行了,并不需要证明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分居是无法证明的,只有夫妻二人知道,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况且真的分居了。并不能证明他们各自经济独立。由于债务人不能拿出有效证据,法官杨琼就把举证责任硬推给债权人,违背了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强词夺理。

  
  
  
  
  
  
  

  
  
  
  

2017-07-21 16:55:54 回复:
 在习近平以法治国的大背景下,一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案子,经过两次一审,并且发回重审时还上了审委会,由院领导参与讨论,一致定的案子,到了三门峡市中院,杨琼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此案改判,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就说明她的背后有更大的贪官在后面支持她。这人案子受益的肯定不是她一个人。她们肯定是一个利益集团。用手中的权力做交易。
2017-07-24 11:44:36 回复: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一群有法不依的法官,一个庞大的腐败利益集团,一个可以通过线人包打官司的地方。一个可以为所欲为法院领导集体。一个能够用一条龙的办法制造冤假错案的地方。一个有理说不清的地方。一个可以草菅人命的地方。......一个老百姓深恶痛绝的地方。
2017-07-26 07:34:52 回复: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敢于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足以说明他们都不是一个人在贪腐,他们是有领导、有计划、有分工,有手段,有共同目的,资源共享的腐败小团体,由杨琼,李红伟,刘亚哲、薛曙、李主臣等人组成,所以任何冤案通过一条龙的运作之后,一个特大的冤案化解在无形之中。杨琼还照样被评为优秀法官。并且快速升迁。希望有关领导关注此案件,它不是一单纯的、孤立的,而是他们众多冤案中的一个极典型的一个,他们害怕受害人喊冤,就以莫须有的罪名送进拘留所,这种行为,已经是极为严重的违法行为,但他们肆无忌惮、有恃无恐,丧尽天良。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敢管了吗?

2017-07-29 15:47:29 回复:
 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
2017-08-03 08:06:26 回复: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不到,时机一到,一切全报。
2017-08-04 14:30:44 回复:
 走夜路多了常遇见鬼,坑人多了总会遭报应的,杨琼靠出卖良心,出卖法律升官发财,吃的多了总会被撑死的。
2017-08-06 16:36:26 回复:
 人在做,天在看。
2017-08-09 06:43:49 回复:
 杨琼徇私枉法,难道就没有人敢管了吗?司法改革难道就是走走形式而异,难道越腐越升,
共收到2条回复
剑心枫 · 2017-07-30 12:29:27 #1楼
 寄送材料给法制经纬或者撒贝宁有话说!给异地电视台
  
彦成 · 2017-07-30 16:58:08 #2楼
 现在的政府职能部门可能是顾不上这些了吧!公、检、法互不干涉,农、工、商各玩各的,象鼎盛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这样的骗子公司,也一样可以披着合法的身份欺骗老百姓,也照样无人问津,还能在网络中屏蔽异声的能力,真是让人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