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水务集团两次强奸民意,把洪湖公园变污水池,背后恐有利益输送|百姓声音

作者:强烈控诉2016·发帖时间:2016-12-04 11:36:53 · 次阅读
 深圳市人民、市领导:
  我们现在揭露一个欺上瞒下的项目,这是一个极其恶劣的事件,如果不能得到彻底清算,以后还将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洪湖污水处理厂项目(水务集团所谓的洪湖水质净化厂)是根据错误的事实、错误的理论、错误的计算、错误的程序,所立的完全错误的项目。
  该项目唯一的意义,可能在于通过高额的建设和运营费用,对某些人进行利益输送。但却要几十万群众来买单。
  如果有关部门和领导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在水务集团所谓的专家们的鼓吹下,根据他们那些故意让人误解和看不懂的所谓专业论证,让该项目得以建设,最终将有以下恶果:

  1、洪湖公园遭到彻底破坏,深圳中心城区不多的大公园减少一个,且无法恢复。
  2、周围数十万居民生产生活受到臭气的严重干扰,以后将产生大量上访事件,民怨难以平复。
  3、笋岗、水贝、布吉关等地的城市更新将受到严重影响,所有新建项目招商、销售都将出现困难。
  4、该厂本身的运营成本将非常高,远高于一般污水处理厂,财政将常年为此付出巨大代价。而且这种代价的付出毫无意义。
  5、该厂一旦建成,问题即使暴露,也无法再进行任何改造,最终只能废弃,造成财政的巨大浪费。

  以上四个问题将无法获得解决,在影响市民身心健康的同时,也将对市、区两级领导的政绩产生重大影响。
  下面我们来对围绕这一项目进行的种种恶行,进行彻底揭露。

  一、该项目所依据的事实、理论完全是错误的,而且项目出现问题后无法进行补救,之所以要建立这样的项目,很可能就是为了提高建设费用、运营费用,好从中捞一笔

  1、300米防护距离变成100米背后的错误理论和逻辑

  关于生活污水处理厂,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给水排水设计手册》第5册(城市排水)及中 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高等学校教材《城市给水排水》(第二版)中均规定“厂址应与城镇工业区、居住区保持约300米以上距离”。
  可是洪湖污水处理厂距离其附近最近的小区只有130米,不足300米的社区有好几个,这就包括正在进行旧改的水贝村。这一点,连水务集团自己的报告都不否认,下面是他们报告里的截图。

  

  可以看到,最近的小区可能接触的有害气体浓度是较远小区的5倍以上。距离不到300米的社区,他们自己统计的都有4个。
  那么,水务集团是如何操纵假环评,让这个项目的环评得以通过的呢?我们来看看他们自己是怎么说的。

  罗湖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发言人在网上回复居民代表的抗议的时候这样说“二、卫生防护距离:环评报告依据《制定地方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的技术方法》(GB/T13201-91)中相应要求核算出本项目卫生防护距离(项目内部无组织排放源与居民区边界的最近距离)小于50m,结合深圳市多个污水厂所设防护距离,确定本项目卫生防护距离为100m。”

  

  上面这段回复里有两个巨大的陷阱:
  一个是说“结合深圳市多个污水厂所设防护距离”,意思是说以前已经有距离小于300米的先例。但是,之前的这些污水厂,也是水务负责的,他们用他们之前的错误掩盖现在的错误,是非常荒谬的。根据这个逻辑,一个杀人犯如果曾经杀过3个人,那么他杀第四个人就是对的。事实上,我们随便搜索一下,就可以搞清楚深圳水务以前的那些污水处理厂是什么货色,对附近居民的影响有多大。
  下面这些居民的控诉里,就有深圳水务用来举例的罗芳污水处理厂、布吉污水处理厂、上洋污水处理厂等等……


  


  另一个是说“算出本项目卫生防护距离”让别人觉得这个距离是经过科学计算的。其实,这恰恰是水务集团最大的黑幕所在。

  根据专家解释,计算卫生防护距离,就是要考虑各种环境各种条件下,根据人的承受能力,来进行计算,这里面比较关键的几点:
  1、排废气质量执行什么标准;2、生产条件是怎样的;3、怎么评估人的承受能力。
  根据几位专家的说法,要计算出100米的卫生防护距离,只可能是在废气质量取下限、居民承受能力取上限、生产条件按照最理想的设计标准计算的情况下,才可能出台。
  而300米的距离,是考虑到了设备老化、操作不规范、老人小孩身体较弱等情况综合做出的判断。
  说白了,100米的前提是:1、设备永远是全新的;2、工人都是最高级的工人;3、工序永远严格;4、附近居民都是那种最能忍受臭味的居民;5、排放标准按照国家下限。
  以上五条,是不可能同时成立的。只能存在在最理想的理论中。所以,100米的防护距离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关于废气,罗湖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发言人这样说“厂区全封闭、负压抽吸收集污水处理过程中产生的臭气,引至厂区最南侧采用生物除臭装置进行集中净化处理,处理达标后的排气通过10m高排气筒排放。”
  根据这段描述,大家可以想像一个10米高的臭气烟筒。因为水务集团这种单位,是没有下限的。
  正如上面所说,只要上网搜索“深圳、污水处理厂、臭味”几个关键词,帖子就是铺天盖地,无一例外的提高一个关键词“深夜偷排”。
  为什么要深夜偷排?无非以下两个原因:1、设备老化,根本处理不了了;2、处理需要用材料等成本,就是想省钱 。
  所以,深圳水务集团最终的目的可能就是:
  按照最理想的理论状态进行申报,争取到足够的钱;按照最烂的状态运作,把利益贪下来;一旦居民抗议,自己反而有了再进行改造,继续捞钱的理由。
  关于利益输送和不可能进行的改造,下面进行详细论述。

  2、高造价没有任何先进性,在地下无法进行改造,超远输送造成运营费用超高,和可持续发展背道而驰,唯一意义可能就是捞钱

  周围居民抗议后,深圳水务集团花国有资产在许多报纸买下版面(之后会详细论述这件事情),来掩盖自己行为的荒谬。
  但就是这些水务集团的通讯员自己写的报道中的一些事实,揭露了这个项目的荒谬性。
  《深圳晚报》的报道引述专家的话说“现场专家指出,该项目在景观和环保方面投入大,与现运行污水处理厂投资(一般在3000元/吨)相比,该项目吨水投资高达6000元/吨。”这说明,该项目污水处理前期建设的费用是一般污水处理的两倍。后期也一样很高。

  根据罗湖区环保水务局的《关于深圳市洪湖水质净化厂一期工程环境影响报告表审批前公示》(后面会专门说到公示本身的问题)。
  “工程不考虑污泥就地处理处置,而是将含水率99.2%的湿污泥转输至滨河污水厂统一集中处理处置。”
  污泥处理,确实是产生臭气最多的一项,这也是水务集团不敢在洪湖进行的原因。有专家听说该处理厂选址竟然离滨河污水厂还有很远,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如果要运送污泥,就得再往里面加水,然后中间还有很多输送污泥的泵站,也都有臭气,输送要产生大量费用。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先在洪湖处理,然后再加水送到滨河去处理?完全不可思议。
  而且,在洪湖的处理费用已经是别的污水处理的2倍的情况下,再产生输送费用,处理费用,最终,通过洪湖处理的污水产生的费用,将是其他地方的4倍甚至更多。这到底有什么意义?除了利益输送,我们想不出别的答案。

  而且,这个厂除了运营费用超高以外,造价也超高,还无法进行改造。具体请看下面的论述,专家认为:
  1、地下式污水处理厂并没有改变污水处理技术,污泥产量、处理效率与地上、地下没有关系。?
  地下式污水处理厂的资本性支出远远高于传统的污水处理厂,投资是其两倍!而地下式污水处理厂对设备的维护、工人的操作劳动强度以及能耗远远高于传统污水处理厂,这种高成本、高能耗的局面会使污水处理厂与可持续发展背道而驰。?
  2、地下式污水处理厂的设计与运行异常复杂,例如通风的设计需要特殊考虑以防止危险气体和化学品泄漏。?
  ?3、地下式污水处理厂的升级改造是不可能的。中国快速发展的城镇化步伐与过去的经验可能有很大的不同,地下式污水处理厂没有足够的灵活性以适应未来扩容的需求及标准提高的需求。


  二、程序严重违法违规,事后浪费大量国有资产拼命掩盖

  1、在没有获得施工许可的情况下,闯进公园滥砍滥伐

  该项目在没有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就开始施工,还砍伐公园里几十棵生长了几十年的大树。
  居民阻止被迫停工后,罗湖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发言人作出的解释是“洪湖水质净化厂目前仍在环评审批阶段,尚未正式动工,据向市水务集团沟通了解,目前为三通一平阶段树木迁移工作,项目树木迁移工作已取得相关职能部门许可文件,进行修剪树冠。”
  可是,那些树都被砍成几段了,还怎么迁移?而且,这种大树,根本就没有迁移的可能。项目没有获得批准,就搞什么三通一平,你怎么就知道项目一定会获得批准,这和私人违法抢建有什么区别。

  2、环评严重造假,事后拼命掩盖

  环评本身的严重理论和事实错误,上面已经论述过,下面论述它的其他造假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强奸民意,制造虚假民意
  根据罗湖区环保水务局的《关于深圳市洪湖水质净化厂一期工程环境影响报告表审批前公示》。其对公众参与这样描述“本项目采用网络、现场公示、发放调查表和公众座谈的方式进行公众参与。本次调查发现单位调查问卷5份,回收1份;人个调查问卷80份,回收有效问卷75份。调查单位英达花园对本项目的建设持无所谓态度;调查公众中46.67%对公众对该项目表示赞成,46.67%的公众表示无所谓,6.66%的公众表示反对。”
  从下表来看,水务集团明明知道有4个在300米范围内的小区的存在,却非要跑到300米之外的一个小区去调查。而且,就英达花园本身的调查,我们也很怀疑,我们在其业主群中询问,没有业主知道这回事。

  

  

  被群众揭露后,水务集团又称其在附近几个小区都做过调查,甚至说之所以没有进入最近的丰湖花园调查,是因为丰湖花园有门禁。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丰湖花园的门禁都坏了几年了,最近才重装的。所以水务集团之前根本没有作过 真实的民调。

  类似的荒谬的事情,还出现在环保公示。


  

  罗湖政务网上的公示,是11月21日贴出来的,却要求在11月17日前提出意见,谁能穿越时空提出意见呢?
  被质疑后,他们解释说此前进行过公示,但“由于受理电话更改,11月21日我局更改了公示的联系电话。”
  也就是说,此前即使进行过公示,公示中公布的电话也是假的。为什么是在居民抗议后才改回了正确的电话呢?还是在公示的时候根本就每想过收集反对意见?


  第二个问题是,事后拼命掩盖,不惜花费巨额国家资产,第二次强奸民意
  被发现相关问题后,既然环评本身有问题,就该重新进行环评,但是深圳水务却不这样思考问题,他们千方百计掩盖错误。
  他们处理事情的方式是“不承认错误,而是力图把错误合法化”。
  也就是说,他们要补上程序正义这一关,特别是公众参与这一关。
  但是已经确定了结果,还要公众参与,还有什么意义呢?只能是继续强奸民意,他们花费大量国家财产,在深圳多家报纸刊登了自己的广告,制造虚假民意:

  几篇所谓“报道”的内容几乎千篇一律的是水务集团的各种解释。这些报道真的是记者们自己写的报道吗?从《南方都市报》的署名看来不是。
  南方都市报没有署“本报记者”几个字,而是把这个稿子登在广告“专版”上。稿件作者之一“王某某”实际上是深圳水务集团的工作人员。
  南方都市报是操作比较规范的,所以明确显示这个稿子是广告。
  其他几家媒体,则署名“本报记者”,实际上都是所谓“跑线”记者。据说这类稿件,幕后交易的价格更贵。

  

  深圳水务集团继续花钱强奸民意。还表现在即使这种花钱广告,其中也有大量假话。
  比如南方都市报的广告稿中有这样的话“座谈会互动阶段,来自丰湖花园的一位老大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今天参观的时候的确没有闻到臭味,是不是放了什么药?是物理处理还是化学反应呢?会不会影响健康?’”
  而事实上,当天参与组织活动的兰花社区工作站工作人员承认,当天是工作站的两位工作人员参加了这次所谓的参观,并没有丰湖花园的业主参加。那么这位“老大爷”到底从哪来的?

  综上,深圳水务集团是用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想建设一个用错误的事实、错误的理论、错误的计算、错误的程序,所立的完全错误的项目。
  该项目唯一的意义,可能在于通过高额的建设和运营费用,对某些人进行利益输送。但却要几十万群众来买单。
  群众请觉醒!领导请为民作主!
共收到2条回复
ty_122282448 · 2016-12-04 12:09:00 #1楼
 深圳水务掩耳盗铃,欺骗民众。建污水处理厂危害人民健康,罪恶滔天!
  

  
夜雨故人来 · 2017-09-14 14:03:46 #2楼
 去洪湖钓过一次鱼,一看那水那么脏就再也没去了,里面长那么多莲藕都不知道卖给谁吃了,现在在深圳不敢吃莲藕了,怕吃到洪湖的